香港樂壇已死? 我看《星光熠熠耀保良 2013》

po_leung

近日李純恩先生寫了一篇文章,說香港樂壇已死,引起了坊間的回響。簡單的六個字,卻是沉重的結論。 他批評詞人水平,但沒有舉出一個半個例子去討論比較,那也許好應該先回到其批評的源頭,按著其曲目流程去看,唱的是什麼,說的是什麼。那應是 9月7日 的《星光熠熠耀保良》。

保良局一年一度的籌款節目,筆者向來都有留意及支持,畢竟個人首次到紅館欣賞的經驗,就獻給了《星光熠熠耀保良》,只是近年四大唱片公司與TVB的版稅風波,讓此騷不再「星光熠熠」,難得2013年破了冰,音樂節目亦不再給英皇歌手們壟斷,再翻一翻嘉賓名單,發現這可能是2009年以來,最星光熠熠的陣容。

很可惜,好的歌手組合,用心的主題編排,並沒有換來收視的支持,錄得比平常周六還要低的18點,之後的借題發揮及罵戰,就已在各大媒介間廣傳了。

華麗舞台 X Blessing

開場的女生組合柴娃娃跳唱草蜢的《華麗舞台》,As One, Hotcha, Rainky, Super Gear, AOA 一身紅衣登場,這群偶像型的歌手旨在養眼,滿足追求視覺系的一群,但顯然她們的姿色,並不能與當紅的韓國天團看齊,只是咪咀的演出,並每人以秒數計的出鏡率,當中都沒有予觀眾誰是誰的清晰輪廓。

歌曲是2011年的,本來作為TVB遊戲節目的主題曲,同樣沿用嘉年華式的編曲,但當晚現場稍一修改,沒有小號演奏,並由女聲取代男聲,感覺輕盈了,更有跳脫繽紛的活力,最後 C Allstar 以雄渾的聲線唱出副歌,帶出前後對比強烈的效果,相當有氣勢。至於樂迷所關心的詞作部分,是由林敏驄負責,完全可呈現他那鬼馬抵死好玩的精神,既無厘頭卻又能一脈相承帶動氣氛。

《華麗舞台》之後緊接著張敬軒2005年的《Blessing》,那是黃霑生前最後一首填詞作品,每字每句都是對下一代的寄意,張敬軒每一次演唱都七情上面,盡顯其情感與嗌咪功力。這兩首歌作為開幕,正好表現了是晚的主題: 作一個精彩的視聽娛樂舞台之餘,最重要是對社會的關懷,對孩子的祝福。

高八度 X 迷失表參道 X 當愛已成往事

接著是緋聞情侶檔打頭陣,張敬軒與王菀之恆常合作,雖有純熟默契但已缺新鮮感,疑似現場音響問題,讓王菀之在開段捉不到音準。《高八度》是二人在舞台劇合作的一曲,卻因詞太多重疊而有各自唱之感。王菀之最近專輯翻唱了張敬軒的《迷失表參道》,是次亦有合唱的機會,可惜不知是否高跟鞋的影響,王菀之持續有失準,直到《當愛已成往事》才可與張敬軒的聲音有融和及火花,演繹亦開始響亮,最後《迷失表參道》再接《高八度》結束,就見其音色的多變與清脆。

林寶與黃偉文寫的《高八度》,是配合劇情與角色,單獨抽出可能有一點奇怪,特別是混合了後段《迷失表參道》的奇幻詭異,若然看詞是不會有意境上的連貫,但從編曲處理上,先奏出古典優雅,後墮入迷離境界,跟著滄桑哀怨,再循環上演若有所失的幻境,最後回歸合音和聲,就很完整圓滿。另外服裝道具上的一黑一白,從分開到混合,色彩上既奪目又能突顯男女間的拉扯與相聚。

間場有謝安琪的國語新歌《我們都被忘了》,一首朝台灣市場主打的台式情歌,除了雷聲雨聲的背景,及Kay溫柔的歌聲外,沒有什麼亮點缺點可言。

We will rock you x 紅色跑車 x What Have You Done? x Crystal x 睡公主

第一個高峰來自太極與 G.E.M 的 crossover,太極的結他聲伴奏下,女聲唱出《紅色跑車》相當有爆發力,想不到 G.E.M 聲嘶力竭式演繹,是相當搖滾得起,她該多唱多作一點控訴式批判性的流行曲,讓她的咆哮更有說服力,如今常沈浸在慘情歌中,就算多有層次鋪墊,都總會淪為無病呻吟。不過,既然尚年輕,也該多吸收社會經驗,擴闊一下世界視野,輔以其嗓音,樂曲的大鳴大放風格,G.E.M 的音樂版圖還是杷當有潛力,就如《What Have You Done》,就是在她不斷秘撈的過程中學習回來的。

歌曲流暢,功架壓場,兩個合作單位一老一嫩的配搭,不止有創意,還是沒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比較,沒有誰帶領著誰的問題,就是愛歌之人,一同投入,熱血沸騰,純粹的表演,就是高質素。新歌方面,其實都不算新,只可計作近年,《What Have You Done》與《睡公主》都是 G.E.M 親自的手筆,未必有行雲流水的文筆,但至少副歌有記憶點,並且都有一針見血的訊息。

太傻 x 讓我跟你走 x 等你等到我心痛 x 心酸的情歌

事先聲明,作為《星夢傳奇》的忠實支持者,意見或會有所偏心,但看到鄭俊弘多年來埋藏的實力,一鳴驚人後一舉上紅館; 看到羅鈞滿在舞台成長,一場比一場穩定,在大場合更見其台風與信心; 看到巫啟賢對愛徒的賞識; 聽到熱烈回應的掌聲,感動已勝過一切。這一部分無疑也是實力的展現,只嫌鄭俊弘仍是低調謙卑,個性上是優點,但亦造成鋒芒無法盡情流露,和音時,收斂可不免喧賓奪主; 但主音時不夠放,聲音就會被掩蓋。

經典老歌是百聽不厭的,聽到名曲名詞在新一代身上承傳,清晰的咬字、豐富的感情、駕馭自如的高低音,相信這四位參賽者,已準備好當全面的歌手,就只差時機與人和,尤其是超班的鄭俊弘,只要無線不再埋沒他,只要他堅持一向的風格,相信他都會成為香港樂壇未來重要的新力軍。

最好的時刻 x 青春頌 x 囍帖街 x 海闊天空

全晚最貼題,最有主題,最有情懷,唱得最好的一段。以懷念往昔作為靈感,從個人到社會,都帶有反思,《最好的時刻》由周博賢填詞,創作背景是馬丁路德金的演說,歌名亦借用了狄更斯小說名句去鼓舞人心;《青春頌》由藍奕邦填詞,延續他一向活在當下、青春無悔的題旨,並延伸到每一個年齡層都可歌頌青春。這兩首新作,可算是2013年廣東歌的代表,縱然樂器配製沒有突破,慢板的曲式可能又會被評為千篇一律,但詞人歌者的熱幟真誠,該可感受得到。

當然,歌必先要好聽。在耳朵享受的部分,許廷鏗與謝安琪可算是眾多組合中最精彩,謝安琪聲靚但有時音飄,許廷鏗的和音正好填補其不足,男女歌手合唱,就應該有互相遷就音域,而又可互相發揮優勢的地方。好聽之餘,舞台上亦好看,

舊式招牌、街道、服裝等,簡約而有象徵意義,最後一曲《海闊天空》呼應主題同時,亦向20年前逝世的家駒致敬,就像會承接 Beyond 的社會責任,以流行曲唱出香港人香港情。

然後的環節,張敬軒唱出新歌《I need you》。相比之前所唱的《Blessing》,《I need you》當然顯得格局小意義淺,只是若了解此歌其實只是內地一品牌的廣告歌,大抵就不需過份在意,況且所填的詞,其實很配合其銷售的產品,達到其功能性。

另外值得一提,張敬軒創作力不復五六年前是事實,他所譜的R&B曲式,每一首聽來都是《Yes &No》般模樣,填的詞大概也差不多,都是用來給他即興演唱時拉咪表演而已。

老調兒 x 七友 x 漣漪 x 有誰共鳴

若然《最好的時刻》《青春頌》此等新歌都不合心水,那 C Allstar 的《老調兒》理應就可叫反港樂者收口。可以不喜歡,可以不認為這是閣下杯茶,但不能否定《老調兒》作為2013年的派台廣東作品,譜小調、填文言歌詞、人聲玩中樂的破格實驗。小廣所寫的「念故影 懷故情 留在哪刻不知醒」,正正就點明,聽者向來留在黃金年代,不肯好好認真看待現在,就算夜半再有好歌聲,都沒有能力再認出,因為「今天醉心當天境 怎清醒」。

其旋律在不諳廣東歌壇的人聽來,可能還以為是若干年前的舊歌。事實上《老調兒》就朝著這方向製作,沒有唱畢全首《老調兒》是遺憾,樂迷因此錯過了後段 King 所唱的粵曲扮聲。

《老調兒》之後是十年前的《七友》,梁漢文翻身之作,更是當年的叱吒至尊歌,不過原唱者在 C Allstar 的表演下,被徹底比下去。還要說新一代唱功不濟嗎? 向陳百強與張國榮致敬的《漣漪》與《有誰共鳴》,假音、和音、低音,一應俱全,神髓全然捕捉在聲音變化內,C Allstar 的實力,在這無人問津人人喊打的歌壇中,仍備受低估。

愛你 x 會過去的 x 就算世界無童話 x 情人甲

許志安與衛蘭合唱,回顧過去情歌量產化的時期,雷頌德與伍樂城,作為交出首首面目模糊倒模編曲的流行作品兩大支柱,曾經人人爭著聽的廣東K歌,由兩個偉文擔起男女戀愛的代言人。《情人甲》就是那個時代的終點站,亦應成為許志安事業最後的一次光芒。

黃偉文填出了時月流逝的唏噓,尋覓真愛的艱辛,只能說,這是一份上佳的情歌歌詞,直白但有血有肉,比喻到位而用詞流麗,一句「將愛從前度家 護送達下個他」表達感情的結束與開始,如同一條輸送帶般,還要有「護」字,代表對這份愛珍而重之,亦有一層鼓勵,就是分手後的愛並不是消失,只是靜待下一位的出現。這種境界,彷彿是從歲月的歷練達成,而不是一朝一夕的。

作為表演者,衛蘭反而未如理想,對於粵語歌詞,衛蘭始終仍是很陌生,亦不太懂其文法,自然影響斷句的感情; 而且她像久未有現場演唱的練習,聲音還是會震抖,很多上高音的位置都很勉強,亦有忘詞成份,在她初出道時,本來形勢大好,現在的表現與狀態到底還是讓樂迷失望。

之後是新歌演唱的部分,2013年香港樂壇有一個現象,亦在這一夜顯現,那就是「翻唱當新作」。王菀之的《幻影》、G.E.M 的《你讓我灌醉》都屬這一類,而梁漢文、許廷鏗、李克勤、譚詠麟各自演唱的新曲,都有水過鴨背之感,但會是垃圾嗎? 那又不然。《半邊生命》是梁漢文唱給妻子的深情感激;《紙牌屋》是黃偉文填給李克勤的美劇系列二部曲,《魂遊太虛》是改編自《第24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最佳歌曲的季軍得主,不能皆言是佳作,但到底其創作意圖與曲詞訊息還是相當清楚。

最後一部分是左麟右李系列,讓校長盡情掀起高潮,嘉賓的伴舞,歌者的舉手投足,都全情投入在串燒曲目中,猶如兩人的演唱會預演,但若感受到與觀眾同歌同歡的熱情,也就不需多計較。

剩下的,就應由樂迷聽眾自行判斷,香港歌壇,真的已死嗎? 詞人不懂再填詞嗎? 唱歌的不懂再唱嗎? 幕前的,我們看到許廷鏗、鄭俊弘、C Allstar 等後起之秀,幕後的,有周博賢、藍奕邦、小廣等,在鑽研新題材,前輩的有林夕與黃偉文,還未到一線但有實力的歌手,亦可見張敬軒、謝安琪、G.E.M等,統統視而不見的,都不要緊,因為關心廣東歌的,就算多痛心,都自然會知道,主動去發掘,香港樂壇更多的可能性。

原文連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