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皇為容祖兒推出side track digital album

英皇為配合容祖兒將舉行的「side track」演唱會而推出digital album 【Joey: Secret Side Tracks Collection】,收錄五十首單曲,並僅在iTunes/apple music以美金15.99 發售/串流,當中收錄兩首重新編唱的舊歌《最好時光》及《麻煩你》。

雖digital release在外國樂壇已極為普遍,但對香港主流歌手來說,僅推出digital album 算是新做法,這種低成本bundle,循環再用舊唱片零設計,減低宣傳費一切製作費,重新包裝舊歌的手法或者可成香港已成名的歌手的新路向,與低成本的side track 小型音樂會賣高價門票一樣,都是唱片公司與歌手新的較低風險低成本卻高margin的圖利手法。這亦可視為是歌手的舊唱片公司用廉價手法出精選唱片賺錢的新進化手段。

周杰倫肖像權擋箭牌避開政治

達明一派卅一派對被消失一事,最新發展是證實周杰倫應就是黃耀明口中因為好驚影響大陸工作而要求海報下架的人。

這是黃耀明的direct quote 「因為嗰個人真係好驚,對方話有好多工作喺內地,驚個海報影響佢,其實海報入面有成80個人,入面個個都人唔似人,達明唔似達明,都混合咗,但既然佢咁驚,公司老闆都覺得唔好阻人哋發達,唔好阻到人工作,決定下架。」

然後,唱片公司杰威爾音樂以肖像權作擋箭牌,指「此海報屬於商業宣傳,使用周杰倫肖像和改圖未事先知會或得到本公司同意,因此本公司基於保護及尊重藝人權益立場而向主辦方反映。」

不過,香港沒肖像權,而相片是正式向明周買的,反方卻又說「台灣其實有肖像權」,而關鍵是其實咁樣冇經過人授權用人家樣做宣傳商業活動是否合理。

好啦好啦,我當你講的都合理,但請問否可不要作詭辯,taken out of context,這個問題明明重心不是什麼肖像與否,而是他要求抽起海報是因為政治考慮,是基於這會影響他大陸的工作。這種自我審查,面對大陸的政治強權而自己跪低的手法是這整個事件的重心,亦是需要被譴責的地方。其他什麼肖像不肖像,都是詭辯。

不過,我姑且與你講法律。

好啦,人人突然又法律專家上身,喜歡談肖像權Personality rights,其實有幾多人明白什麼是肖像權?我們先看偉大的Wiki的解釋

The right of publicity, often called personality rights, is the right of an individual to control the commercial use of his or her name, image, likeness, or other unequivocal aspects of one’s identity. It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a property right as opposed to a personal right, and as such, the validity of the right of publicity can survive the death of the individual (to varying degrees depending on the jurisdiction).

A commonly cited justification for this doctrine, from a policy standpoint, is the notion of natural rights and the idea that every individual should have a right to control how, if at all, his or her “persona” is commercialized by third parties. Usually, the motivation to engage in such commercialization is to help propel sales or visibility for a product or service, which usually amounts to some form of commercial speech (which in turn receives the lowest level of judicial scrutiny). If an individual violates this right they will have to through a lawsuit.

簡單而言,所謂肖像權其實是針對「第三團體」將一個人的形象商業化commercialized,而這種商業化的目的是促銷及達到宣傳效果。以這個標準,我們不如看看達明一派卅一派海報如何有利用周杰倫的肖像來促銷?咦,八十人的人海中佢只係其中一位,更被遮了半個樣,所以基本上就算打官司,周杰倫的肖象權在呢個case 上基本上就不能成立,沒有勝算。

再者,雖然周杰倫係pop star,但都要展現應有的基本藝術知識及常識吧。在藝術挪用現成的流行文化或icon根本是尋常事,不只原裝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封套,就如The Smiths 經典iconic 的封套設計,那些一個個經典電影場口及歌手演員印上了The Smiths 的字,是整個藝術創意表達,正常從事藝術創作的人都不會反智得去反對。

thesmiths

另一方面,正如原裝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封套,那些剪貼人物基本上全是極具才華及名氣的名人,Karl Marx, Oscar Wilde、Bobby Breen⋯⋯全是對他們的名氣及成就的一個肯定,簡單來說基本上是hall of fame。達明一派卅一派對的取向稍有不同,但放上去的都是在香港舉足輕重具影響力的名人明星,周杰倫作為台灣歌手能登上港版的「名人台」,其實理應高興。

一句講哂,我認為周杰倫在大陸搵錢,怕沒有言論自由的大陸封殺是人之常情,係咪,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不用理什麼言論自由或是香港人的政治考慮的。但係,既然咁鍾意發大陸財,那就需要光明正大表明愛國,不要左避右避怕,自我審查,直接說出來,更不要用什麼肖像權來辯護。做到不虛偽,光明正大,那我亦祝願周杰倫在大陸繼續賺大錢。

講咁多總有人反智又咁又咁,好啦,舉個例,如果有張海報係咁呢,就唔同講法啦。到時先講尊重唔尊重,肖像唔肖像啦。

jay2017

符致逸 靈魂獨舞 給老餅的台式懷舊安慰

總覺得符致逸是屬於那種很適合簽上環球這類大型唱片公司的音樂人,他是那種鄰家男孩,有齊那些討人喜歡、很有禮貌的特質,有自己的想法但不是那些特別堅持自己所見,或總不會想得太極端的那類歌手,或普通人,有點像男版的Gin Lee其實。你見他簽了環球後的三首作品,與Jim Lee合作,全都有災難性的形象及造型,他都好像視而不見但仍然在FB 感謝環球等等等,都是很典型香港歌手的圓滑做法。

走台灣90年代唱作人路線,其實對廣東音樂來說確實是蠻有趣,蠻有新鮮感的。稍前想做復古帶soul, blues的《加多點真》其實意念與音色都不差,但就只是差一點時代感,結果最後環球還要????????偷偷地將此作在Youtube落架。不過,cover達明的《恐怖份子》又特別有意思,他硬硬舊式的唱法與那個迷離的編曲是個很奇特的配搭。好,這次來到《靈魂獨舞》,intro 一來便知是Jim Lee 玩了十多年仍然在玩的六十年代懷舊結他音色與harmony,給過江美琪,給過陳奕迅,這次到符逸致,結果又一樣work。

《靈魂獨舞》基本上是對我們這些老餅,喜歡90到二千年初的台灣流行曲的人的一個美好throwback,是懷舊是nostalgia,是回想那些舊日子不用憂心政治不用怕被label 港豬能夠陶醉音樂的幼稚天真但美好的時光。《靈魂獨舞》擁有一切流行曲應有的美好元素,美好的旋律,那organ音色那和音那結他,都不屬廣東音樂的範疇——那老土到爆不堪入目的MV則很港式。

2016音樂小總,講到17年仲講叱咤?

有留意我們的朋友都或者會留意,這幾年我們都盡量不提不寫任何香港頒獎禮。一來頒獎禮已沒有任何價值,二來基本上冇乜音樂值得表揚,三來,亦是最主要的原因,要立新就要破舊,頒獎禮是舊有機制,代表了舊時代的迂腐,是香港樂壇的權力機構。想解放香港音樂,就不應再迷戀依附舊有的top to bottom的建制框架。

網絡給予了香港流行樂一個新轉機,自由度大了,傳播力亦更強了,空間亦更多了,明明可以自創一片天,香港音樂人與樂迷卻偏偏最喜歡繼續走回舊路,像是明明可以有民主,大家還是想捧返個王帝先過癮。音樂人嘛,903 給你上榜就最高興,代表你有價值,就要在FB哂出來威威;樂迷明明說音樂自己鍾意就好,但偏偏又鍾意投票同人鬧交去講自己捧果個最好,偏要佢地頒獎禮上拎獎才覺得他們獲得最大的肯定。

這種小農心態,心水淸的,也知道不只在音樂,民主政治道路上,還不是都一樣?面對非民選的政府,甚至自己冇份參與的小圈子選舉,都會說到耳紅面赤,更要隔天就在Facebook 說一句「這已不是我熟識的香港啦」或「hk is dead」。說到尾,都是心靈社交上的自慰,是個人的情感意見表達的發泄,交足功課,向世人表達出自己是care的,這才是最重要。因為,他們不是真心想改變,亦付不出改變的代價,看不出可以改變的未來,所以唯有搶光環,說著長期抗爭,但心知肚明根本就是死路一條——這是Adam Curtis 在其最新紀錄片中提出的「超正常世界」Hypernormalisation的現像。

叱咤903早在近十年前已名存實亡,商業行頭,音樂次要——倒是有一樣野冇變過的,就是矯情煽情。

欣宜的《女神》令她一下子令大家受落,她得獎屬正常,但屎橋的商台,又或是黃偉文,就偏要賣煽情,仲要賣其老母來爭取支持,就真是玩過火,叫大家憤怒了。其實,這不是正反映出黃偉文及商台的沒有與時並進嗎?商台仍留戀當年楊千嬅或古巨基的經典喊位,上年的吳業坤亦做得不錯,算過到骨,今年就玩出火,惹來公憤。另一邊廂,黃偉文則想再用當年幫何韻詩上位的方法,高調提及梅姐與她的關係唱好何韻詩,舊酒新瓶,只是今次主角變成是肥姐與欣宜,但卻誤判大家反應。

黃偉文或商台老土,已沒有什麼討論價值,亦沒有什麼驚訝,最驚訝的還是網絡兼「文化人」等還是花心機,又是用同樣角度同樣重心去討論這個頒獎禮。說好的重建香港音樂呢?

2016年的香港音樂界其實還不錯,不是說音樂本身,而是說樂壇的運作。小型演唱會終開成市,唱片公司終於懂得用網絡宣傳,像SONY用網絡救返陳柏宇等等;主流歌手開始用獨立形式運作,像巨星幫的王嘉儀或「獨立」了好一陣的趙學而;有更多餐廳有演出場地,像最新的1563 at the East 或Hidden Agenda 要用食物來包裝live house 的真面目,全都是良好走勢。至於音樂嘛,也有黃耀明【美麗的呼應聽證會】、小機場的【火炭麗琪】、方大同的【西游記】或王嘉儀的debut及小塵埃的新作等,對香港樂壇來說還是不錯的一年。

我們這次會為2016年做三個總結,一是十大專輯,二是十大單曲,三是之前已經投了票的陳輝陽回顧,大家留意咯。

2017年想寫音樂?不妨與我們聯絡吧。

新一年,願大家與一切都更好吧。

張曼玉Look In My Eyes前衛小眾的音樂作業

張曼玉很香港,但卻不是很香港。她是香港電影的光輝歲月的poster girl,出演了好幾部經典港產片以及王家衛的經典電影,是喜歡港產片及asian art cinema 朋友都一定會認得喜歡的演員。同時她很不香港,因為她不玩那些核鬼特香港娛樂圈,亦不做爛市,是鮮有有藝術觸覺及對劇本及電影有要求的香港演員,對上一次的主流電影已是12 年前的2046。

不休做,幾年前她開始玩音樂,簽上大陸大獨立廠牌Modern Sky 摩登天空,開始製作音樂,擺明就是不做主流,要做小眾獨立音樂。2014年在上海草莓音樂節的演出卻被主流媒體大做,成為坊間茶餘飯後佳話,不懂笑無綫明星仔平平無奇地拎枝咪唱歌跳舞扮巨星,但姨媽姑姐就係偏偏好識笑張曼玉唱歌差,笑其唱功。當然,張玉曼應該懶理,但都要一等等兩年,張曼玉終於推出首支單曲Look in My Eyes。

Look in My Eyes中一開波以張曼玉低沉老牛聲引入,明顯是一個statement,就是她根本根本不care坊間怎樣去批評她的音樂,因為她就是鍾意這樣唱,玩這樣的音樂。她淸楚知道她做的音樂不是商業商品,而是她自己的音樂作業,是藝術。正如旁人會笑爆Yoko Ono唱歌五音不全,但她的藝術就是「五音不全」,與張曼玉以自己的名氣來作招倈,以反傳統唱法懶理隱世「音樂專家」的那些姨媽姑姐的街坊,都是有異曲同功作用。

自己創作的Look in My Eyes聽得出是????對九十年代電子另類主流的一個tribute,是東洋味的Bjork Army of Me,連那個電子bass riff 都模彷。整首作品是trip hop 底,加重工業音樂感覺,再配合少少亞洲式psychedelic ,就是這個黑暗神秘的唱歌版張曼玉的persona。

David Lynch 可以玩音樂,艾未未可以玩音樂,張曼玉亦可以玩音樂,因為他們都視音樂為興趣,而興趣就是藝術。

八芭啦笨爸,走進謝芊彤謝芊蕾的美麗安靜的平????世界

謝芊彤與謝芊蕾的最新單曲《八芭啦笨爸》推出的時刻正是全世界立立亂的時候,我們還有心情聽音樂嗎?

這當然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亦是現今在香港的音樂人,尤其對不是走主流傻頭傻腦明星形象的獨立音樂人來說,最重要,最核心的問題︰音樂在這樣壞的世界上有什麼作用?現今香港的局勢是前所未有的惡劣,這不同冷戰時期,這不是你走出來說「停戰」,make love no war就能過骨、能幫助社會的時代,香港的政治局勢是複雜陰險,亦充滿著打壓與各種程度的壓力,香港的獨立音樂人,究竟應該怎樣回應這個時代?

????謝芊彤謝芊蕾的《八芭啦笨爸》絕對不是回應這個時代的單曲,它承傳著港台一直最愛的淸新恬靜的音樂風格,當中的三拍子傻氣跳皮,當中的古典chamber music 的情緒,當中的慵懶生活氣息,都好像????回到大家都還未懂事,還是能當港豬享受著淸新獨立音樂美好的安穩時期。

學者、哲學家時不時批評藝術使人意志軟弱,不無道理,在現今的香港音樂圈便見證了這樣的一回事。香港人都紛紛躲進了這些美麗安靜的平????世界避世了,都被那些多愁善感感染了,都將那些正面信息消費了。然而,在消費主導的社會下,文化被消費後只會更堅固當中的status quo,社會不會改變,只有我們懦弱的心會得到精神的自瀆,心靈感到滿足更強壯了,那任世間再崩壞,只要心靈得已滿足,逆境也不算得什麼了。

八芭啦笨爸,美好的音樂,走進美麗安靜的平????世界,現今世界就算再壞,也不用怕了,是嗎。

Bob Dylan獲文學獎的文摘及一些想法

關於同意Bob Dylan 獲獎,可讀這篇

Why Bob Dylan Deserves His Nobel Prize

充分解釋為何Bob Dylan deserves it ,總括而言,Bob Dylan 的文學成就不單在他的歌詞,而是他在社會及美國音樂發展的歷史作用。

關於不同意Bob Dylan 獲獎,可讀這篇

Why Bob Dylan Shouldn’t Have Gotten a Nobel

我個人而言不同意Singer-songwriter 贏Literature Prize的。

當然,所有這類評審或獎項都是有他們自己的準則及想法,亦不存在任何「對與錯」。但Nobel Literature Prize 這次最大的問題是,假若這樣文學獎是給已是很小以及dying out的觀眾的文學一個認同及鼓勵的話,那頒給Bob Dylan就完全是給正在仍然寫「傳統文學」的文人一大巴。尤其是面對著世界經濟危機,右傾政府近十數年積極削減對文學到人文學科的支持,頒給音樂人的意義何在?

因為歌詞是有整個媒體及音樂去支撐的,撇除商業問題(它們不一定要嚴重商業化),但整體而言它們得到傳播的機會比起一般文學的機會是更多更多,其accessibillity 是更高,而本身給音樂人認同與榮耀的獎項已經穩固地存在吧?有需要用已是十分稀薄的文學資源去給音樂人認同嗎?

再加上歌詞是以旋律及歌者的聲音去演繹的,它們怎樣唱,怎樣演繹亦會直接影響歌詞本身的意思及深度。像這篇爭論歌詞是performance 而不是文學一樣,因為歌詞靠音樂可將最粗淺、平庸的文字變得深刻堂煌。關於歌詞這媒介的獨特性,可讀這篇Bob Dylan’s song about the Titanic makes you wish you’d been on board

Nobel Literature Prize 受爭議可是平常事,像1953年頒給英國首相Winston Churchill 就是最大的WTF moment,與Bob Dylan 獲獎同樣受到爭議。但是,這類獎項其中一目的是引起社會討論,所以沒討論才是更可悲的反應。

這篇 Bob Dylan wins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亦節錄了不同人對Bob Dylan 獲獎的反應。

至於那些填詞到singer-songwriter的朋友的圍暖自high,大聲叫「歌詞是文學」,有點像那些主流歌手要上【我是歌手】節目給公審然後喊爆扯著哮說「我真係歌手」,此情此景。

小塵埃更大聲自信地唱出香港Country sound

小塵埃 Lil’ Ashes

A Little Louder

廠牌:Sony︱ 評分:7.7

你的評分

[starrater tpl=10]

Sony 旗下的平原習作的小塵埃Lil Ashes當年一開聲已知道是整個計劃的靈魂單位,他們的譜曲能力以及主音湯凱婷Pollie的聲線都是廣東音樂裏難得的原石,只經打磨必可散發光芒。不用等太久,不過三年,小塵埃帶來第二張正式專輯【A Little Louder】已經比首張專輯來個大躍進,這次小塵埃繼續由李一丁與edward chan製作,擺脫早期模彷其他樂團(尤其First Aid Kit旳音色),這次從新美式民謠neo americana與country 上取靈感,用聲上更簡潔更明確,結合獨立guitar pop 乾淨利落地處理結他音色與及indie pop裏頭跳脫可愛的音樂靈魂,在音樂到主題上都突破被定型為「小淸新」的框框,成就這張在音色到情感上都有誠實動人特質的【A Little Louder】。

用結他淸唱的《想》來打開專輯序幕,可見專輯有更intimate,更想窺探內心感受的取向,而緊接的單曲《卜卜卜》便正是擁有這特質,那簡約而空靈的音樂氣氛,彷彿真的叫我們忘記香港到世界的所有噪音及問題——但【A Little Louder】不只是只關小趣小愛的離地避世專輯,專輯中《嗚》開始的主題便觸及個人生存、價值觀到對理想追求的路的困難,唱出了小塵埃作為香港人,作為一個「成長」中的人在殘酷現實中所感到的無力感,同時亦以樂觀態度唱出堅強不放棄的態度。

《嗚》最令人興奮的單曲,這傳統Country 節奏令人像是向經典輕快country單曲如Kenny Roger 《Ruby, Don’t Take Your Love to Town》取經。以廣東歌直接唱country 節拍在香港廣東樂十分少見,對上一個或者是林子祥吧?這次《嗚》用廣東話唱country 節拍,由填詞上那些童趣的叠字到用廣東話式硬硬的吐字的效果都十分有趣,是廣東樂罕見的country moment。

《嗚》後的專輯首支單曲《化險為夷》是《嗚》的正面態度的延續,

狂風吹得多快
還吹散了霧霾
原來像禍害的東西
都可以愛戴

作為一支單曲,《化險為夷》不算特別注目,但放在專輯中緊接《嗚》,則讓人更明白這單曲的主題及音樂用意,令作品更有價值。

跟著專輯animals inspired歌曲都充滿著想像,由Jonathan 主唱的《瞎子摸象》是叫叫堅持於世界只有「黑與白」的人放開思想,唱出「真身不只一個」的文字遊戲;向萬物學習的《萬物之靈》則是加入一點disco,dance beat忽然upbeat起來的作品,迎接上年已收錄於音樂劇【只談喜愛 不談戀愛】的單曲《飛吧!獨角仙》。

【A Little Louder】作為一張全新的full length album 確實有一點短,亦有一些歌曲有點似是「filler」之感,不應那麼慳水慳力放在這專輯中,像《飛吧!獨角仙》便與整張專輯的音樂風格不太夾,或因唱片公司的活動要翻唱盧冠廷的《陪著你走》,又或是回到首張專輯的《Don’t Say Sorry》都基本可以刪走或放在最尾叫做bonus tracks,令真正這專輯的新materials 有更一氣呵成的表達。不過,在廣東樂裏頭缺????乏年輕、創新的好音樂的環境下,聽到這次真的唱得更響亮更自信的小塵埃唱著又平易動人又不失創意與想像力的廣東音樂,算是為廣東音樂打了一枝強心針。

專輯重點︰嗚、卜卜卜、化險為夷

鄭秀文演唱會,各位姨媽姑姐畀我抖抖好唔好?

鄭秀文在演唱會因病失準,除了????台上痛哭還說希望大家可退飛回水。然後一大班姨媽姑姐網絡紅人either 話鄭秀文敬業樂業,or 話鄭秀文不專業,不取消演出。然後又有人拿容祖兒張學友相提話容祖兒當年病都唱得????好好點點點,OMFG。

長話短說,香港仍是個小報tabloid的社會,被報紙掀動完八婆式討論後最後就只會堅持己見,從粉絲角度講點點,代表自己有主見,一篇也見不到有理據或有意思的討論,定係香港娛樂圈真的低智????到呢個程度?紅館一場騷值幾多錢,我不認真計算,只當平均一張飛三百蚊,一萬乘三百就是三百萬。收入外,一場騷要用幾多錢?舞台要錢交通運費特效要錢,化粧dancers燈光音樂人等等至少四五十人的團隊又要洗多少錢?而當中有過十個以上的sponsors 等取消左點樣補數?那些免費飛的又點樣處理?真係話取消就取消,當中的錢加埋各人當期logistics 一取消或一要重開當中有幾多額外工夫手尾跟?取消你估觀眾或傳媒唔會嘈?

再者,Live music 在乎氣氛與現場的感受experience,當然你想歌者都唱得OK 好,但歌者唱得再差狀????態再差其實都係一個獨特experience,幫歌者唱全場大合唱仲唔感動震撼?同埋都要講,這是純音樂演唱?呢個係音樂界的variety show,即係睇Hollywood Blockbuster咁,特效花臣係重點,唱歌只是次要。如果唱歌真係主要的,就唔需要用最多的錢要咁多週邊去搞花臣吧?如果只是歌者獨唱,那自然抱病就取消吧,有什麼好說,如果冇幾百萬at stake 時候。

現在傳媒都對歌手好了,歌手再不如以前風光,傳媒與歌手的關係都和善,不像以前hostile。以前歌手(尤其是非英皇派又或是蘋果不like的)等唱歌失準一定被圍攻大造新聞,現在的報導都是「充滿愛」,鄭秀文「敬業樂業」形象又更加深,算是好彩沒什麼壓力了。

最最最最後,真正有權去嗌回水的是買飛入場的觀眾,若然他們聯手合力投訴,主辦單位最後亦好大機會要跪低回水。觀眾都冇叫回水,鄭秀文的那些台上話也只是她的過場話讓自己覺得良心好過一點,其實有乜好討論?關敬業樂業關那個歌手更專業唱得更好有咩關係呀?

宏觀港外,演出者因病取消演出屬正常事,但通常都是病到出不到聲嚴重的又或是入院才會取消,不然就算是對一般只有樂隊演出的演唱會,取消演出都是last resort,是最麻煩最多手尾最不想做的最後解決方法。我也看過不少歌手抱病演出,確實是不好運,對歌者到聽眾而言都是,但我仍然看得高興——誰人不會病?

(寫在訓不夠的星期日早上,好炆)

讓感情泛濫,愛死I Mean Us 的末世紀濫情歌

每每去街聲Streevoice 聽一些新unsigned 新獨立單位都總會令人對中文音樂重拾熱情,找到不少出色新聲,像這次由台灣樂評作者馬瓜介紹的I Mean Us的最新單曲《You So (Youth Soul) [Demo]》,便讓人聽得特別興奮。

New Wave、Shoegaze 或dreampop 無疑已是「夕陽genre」,被玩到爛,亦已有太多出色單位,要在此系再做出新鮮音樂確實很考功夫。但同時打從Joy Division、The Jesus and Mary Chain 到John Maus,這種陰暗低沉的爛漫聲音又是有種無法抵抗的魅力。這台灣樂團I Mean Us便是繼承著這種黑暗迷幻的魅力,在《You So (Youth Soul) 》展現其結合傳統Shoegaze, noise pop到較新的英國北歐Shoegaze的音色,成為一首他們筆下的「世紀末濫情歌」。

(剛巧最近看到這個「Russian Joy Division」)

由JW說起,香港主流音樂的矛盾一生

這一年香港主流樂壇算是略有生氣,尤其喜見唱片公司認真地「捧星」,為新崛起的歌手開演唱會,穩固他們的歌手形象及地位。當中代表人物一定是離開A Music後,簽上Sunny Idea後立即迅速走紅的JW。

以前JW 常被人覺得是衛蘭翻版,重覆衛蘭的道路,但JW 卻在A Music 醒目地玩兩年後迅速離巢,極速繼續以老土情歌成功贏得市場,《矛盾一生》及《多少年》一夜間令JW 成為熱門歌手, Sunny Idea 亦不怠慢,立即順勢為JW在九展舉行首個售票個唱,似是告訴我們JW 不會是那些現充斥在樂壇渾渾噩噩dum 波盅過十載的那些明星,亦見證新唱片公司Sunny Idea 實有一手。

JW 那些在Youtube 裏頭過幾百萬點撃率的單曲的成功,不是偶然,除了是其唱片公司的宣傳有道外,亦證明平庸沒個性的情歌乃仍是年輕一代最愛的廣東歌模式,而陳詠謙那些尤如重覆那些少女小說的陳腔濫調的主題及淺白乏味的用字,原來好work ,Old news is still so exciting。

但JW 在演唱會前極速推出三首新歌,一下子踢走「煽情K歌」的流行formula,卻照辦煮碗穿上美式流行的外裝,推出三首無論是曲式到旋律走向都完仼與一向港式流行曲的完全不同的單曲,包括《太空人》、《Stupid BOII》及《Run away》,曲風著重電子及Hip Hop,圍曉Trap, EDM等元素。一下子推出三首完全非港式流行曲,在香港流行音樂的世界上可謂極罕有。

有趣的是,這三首單曲明明做得有板有眼均製作認真,都算是OK catchy,但各大主流媒體包括電台等卻懶理歌手JW的人氣,極速把它們打入冷宮,幾個電台均不上榜,只有在903上有兩首上過榜尾,最高十七位。

用「低播放率懲罰歌手不做典型港式radio friendly流行」可算是香港媒體的慣常手段,就是播你那些悶????到喊一式一樣製作更爛更罐頭的典型K 歌,也不要你派那些「太過嘈」,「太過火」、「太不健康」或「太不港式」的流行曲。這個現象在香港媒體上已是慣事,留意開樂壇的樂迷都心知肚明,不過只是近年連較大膽的單曲也較少了,那這個現象也不算是特別明顯。

這讓我在想,究竟香港樂壇到今時今日悶歌鬥悶歌的情況,究竟有幾多是香港媒體責任,有幾多是香港社會文化素養問題?但記得嗎,八九十年代還在改編歐美日流行的時候,不同曲風都可以流行跑出,但點解這十幾年多大家要鬥賣濫情鬥慘來製作出一首又一首過耳即忘的所謂大熱作?是因為香港文化教育及文質素不夠嗎,還是這是「重情」的中國人的文化問題?還是這只是近年極度不健康的媒體製造的不良濫情音樂風氣?

當然,相信不用科學數據我們都不會答到這個「雞先定蛋先」的問題。除了JW,或者因為連大陸主流都開始玩EDM,所以最近香港主流界開始不理好醜將美式EDM 直接套入港樂,例如Dear John的《KOL》,咦,或者都係聽返《矛盾一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