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香港十大金曲

2014年香港十大金曲

2014年是香港重要的一年,這一年我們長大了,成熟了,明白到有很多舊模式舊手法其實已不適合新世代的需求。我們製作這一個榜單,就是想最真實地反映這一年的香港現況。
香港製造系列,三個單位三個香港聲音【 二 新青年理髮廳】

香港製造系列,三個單位三個香港聲音【 二 新青年理髮廳】

或者,「本土」其實也不過是一種商業噱頭,像謝安琪初出道帶起的「本土風」一樣,一眾主流歌手跟著亦紛紛跳上大隊唱出「本土情懷」。不過,今時今日的本土卻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是他也是你和我?搵香港樂壇抄襲貓

是他也是你和我?搵香港樂壇抄襲貓

既然最近又流行抄襲,我們就再做一個香港抄襲小檔案。其實抄襲一直在香港都盛行,不只是Mr.、容祖兒及雷頌德的專利,大部份香港音樂人都有抄襲的案底。
與周博賢談香港樂壇、謝安琪及周博賢(中篇)

與周博賢談香港樂壇、謝安琪及周博賢(中篇)

此訪問是上年 Chikin做的。隔了這麼久才公諸於世,或者,有點遲,但還是無損訪問的好看及詳盡;看到完整的訪問內容(花很多時間的呀),會更了解這位近年大家都尊敬喜愛的音樂人——周博賢。
2012年讀者投選最佳專輯、單曲及演出

2012年讀者投選最佳專輯、單曲及演出

2013年不經不覺已經過了兩三個月,是時候正式向2012年說再見。這年2012年讀者投票當中,再次是大家深愛的那幾個資深歌手得到最多票數。何韻詩及楊千嬅這麼多年儲的分數已經成一個永久數值,或者再過廿年支持他們的樂迷依舊會投選她們呢。
2012年讀者投票,投你最佳

2012年讀者投票,投你最佳

2012年是末日氣氛濃烈的一年。人人說末日,我們信末日;我們怕末日,我們亦愛末日。末日的一年,香港進入政治最複雜混亂的時期,除著港人漸漸睜開眼,政治已取代香港疲弱無力的流行娛樂,成為最新的每日話題。台灣社會及政治亦漸多暗湧;大陸在十八大的陰影下更加像是在冷戰時期的緊張。
男與女,直或基,為香港人權發聲,站出來

男與女,直或基,為香港人權發聲,站出來

原本已經準備了一個同志歌單,發現不用多,我們只選三首最具代表性,最意味深長的來來總結今天的心情,展望香港人權的未來。性傾向、膚色或國藉,用來限制人的自由及權利,那也實在太膚淺。
呼叫音樂節2012非官方入門手冊

呼叫音樂節2012非官方入門手冊

香港呼叫音樂節2012 2012年10月1日至10月2日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Rotunda 3 第二屆香港呼叫音樂節名單終於出爐!陣容可謂可一不可再,除了有魏如萱、張懸、蛋堡、董事長樂團、回聲樂團、熊寶貝等大家熟識的單位外,其他一系列新台灣indie 單位都是獨當一面的新晉樂團。這次我們打算為呼叫音樂節做一個非官方音樂節入門手冊,帶大家認識音樂節裏的較新的演出單位,來個熱身! 完整陣容 魏如萱 張懸 馬念先 舒米恩 蛋堡 董事長樂團 回聲樂團 Tizzy Bac 熊寶貝 Mary See The Future 那我懂你意思了 HUSH! 皇后皮箱 激膚樂團 椰子 飢餓藝術家 Random 音樂節官方fb頁 流著另類熱血的激膚樂團 來自台北的三人樂團激膚樂團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與line-up上的其他台北樂團很不一樣,激膚樂團就似是吸收了美國尖銳神經質的女子樂團,帶著略帶重型略帶黑暗的post-punk血。大膽配合樂隊形象的他們只推出了一張EP,絕對令我有理由相信只要有一支CATCHY單曲,他們大可像The Ting Tings等賣反叛女生個性的樂團一樣一炮而紅。 椰子粉紅色的青春乾淨搖滾 聽在The Next Big Thing 2011椰子的《綺夢》演出,你行難想像一隊在編曲及技術層面上已經如此成熟完整的樂隊還是一隊新樂隊。黑市音樂旗下的椰子最近發了首張唱片【潔癖的啾】,其中《綺夢》是一首份量十足的出色alternative rock作品,主音的聲音,旋律的編寫,和音的配合,貝斯的撥動,揉合的是一首不吃人間煙火的脫俗作品,我神奇地聽到Yo La Tengo與The Pains of...
蔡德才 自得悠然的音樂類型 (全)

蔡德才 自得悠然的音樂類型 (全)

很多很多年前,于逸堯第一次辦攝影展,其中一部份是人山人海各成員的人像照。攝影師說是按照對每一個人的觀感,去挑選一張做代表。清楚記得只有一張看不到面孔──他背向鏡頭,正在看下著雨的天空,卻叫人一眼認出是蔡德才。蔡德才 (Jason)是見不到面孔的幕後音樂人,但寫給別人的歌,卻是出奇的立體,雖然旋律次次不同
劉浩龍 《髒話阿七》MV  vs Tyler The Creator 《Yonkers 》

劉浩龍 《髒話阿七》MV vs Tyler The Creator 《Yonkers 》

証據確鑒,劉的MV明顯抄襲。抄襲,先是傷了大家對師兄的感情及期望。其次慘在傷害觀眾的感情,當明明觀看者覺得「哇個MV 玩黑白對比玩得靚呀!劉浩龍的肢體動作亦表達到歌曲感情!嘔字的更好有意思呀!」,仲開始有少少鍾意香港mv 之際,突然間這樣子一個mv 原來是將人家的照辦煮碗,做一個強國山寨版,試問,又怎叫我們原諒?
樂迷配樂2【歌中有歌】

樂迷配樂2【歌中有歌】

歌中歌,詞中詞,無論旋律還是歌詞,創作人都愛玩文本互涉,有時候是徹底crossover,有時候純粹是作者過過癮,時而擺明居馬,時而要指點迷津。 不論是純粹玩野,又或是以歌評歌,還是向某某致敬,請把深刻的歌曲貼在以下comments。請附歌詞或原因。且看那一首先pop up腦海中!
【音讀】港台,能利用搞Pop Poll的資源支持本地獨立音樂嗎?

【音讀】港台,能利用搞Pop Poll的資源支持本地獨立音樂嗎?

看到朋友面書轉貼本地「新」樂隊Modern Children獲得港台的Pop Poll「全年最受歡迎新人或組合」提名,更說是唯一本地樂團能夠獲得提名,睇落就似是值得高興,但我就睇到真係谷氣。 點解谷到一肚氣?當然,唔關Modern Children事,一隊新樂隊有咩傳媒就咁提(下)個名(唔駛提名),都一定會高興並感激架啦,醜角就由我地來做啦。
2 Be Free:讓香港樂壇與 Twins 分手

2 Be Free:讓香港樂壇與 Twins 分手

同學愛新鮮,我們亦然。想當年憑著一本紀念冊,Twins尚有一班小學雞與朋友仔擁載;長大了,認清天空並非只得風箏與風,音樂不只是飲歌,小學雞自覺很傻很天真,一個一個地離隊。睽違四年的廣東專輯【2 Be Free】,Twins 嘗試用集體回憶召集所有愛過她們的面孔,單是主打歌《大過天》找來《戀愛大過天》做 Gimmick,或是很多新歌帶有舊歌的影子已見其野心所在。其實孖妹打滾樂壇超過十年,一定自知歌技舞姿都不如他人,如今在音樂事業的瓶頸位嗟嗟怨怨都是無謂,請數算一下自己過去十數年擁有過幾多金獎金曲忠心小學雞Fans和金唱片,發夢也應偷笑。沉寂四年之後復出,連樂壇環境都改變了,在著重創作和回歸基本唱功的氣氛下,實在再沒有孕育孖妹的天時地利:Twins 無謂再與香港樂壇糾纏。
Latest entries
【講真港音】讓想法自由飛,無謂再搵黃偉文或假手於人

【講真港音】讓想法自由飛,無謂再搵黃偉文或假手於人

其實識字的識寫字的有想法的,點解仍然要沉迷在香港不健康的舊音樂工業的模式,係都要搵那些「大師級」詞人?有手有腳,你都唔會要人抬要人搬啦,仲搵黃偉文填,敬老定係要搶媒體關注呀?尤其係新一代沒有走舊一套明星模式的單位,如要立新,就必要破舊,很簡單的。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羅生門角度看麥浚龍「羅生門」

說到這裡,就很易走入一個盲點,然後就這樣結論。以上所述,真的正確嗎?香港樂壇真的不再能成功製作「暢銷單曲」嗎?其實,《羅生門》真的是近年少有的香港流行嗎?我則不大同意,我會閱讀為這是香港傳媒生態斷層所產生的假象。
連詩雅《等到Sunday就Call你》開開心心廣東歌

連詩雅《等到Sunday就Call你》開開心心廣東歌

好坦白講,近年好多香港流行曲聽了半分鐘就不再有聽下去的衝動,陳腔濫調,流水作業,又係果d。其實對商業流行曲冇乜要求,流暢輕輕快快radio friendly 開開心心好似歐美流行咁,只要不overplay,聽一兩次也沒有所謂,至少不是又慘過死人果d 情歌慢歌先啦。
可遠聽而不可細味的鍾舒漫【True Instinct】

可遠聽而不可細味的鍾舒漫【True Instinct】

不過,鍾舒漫的問題還是「英皇娛樂」這四個字。不要讀任何英皇娛樂的文案,因為讀完,一係會侮辱你智慧,二來亦係侮辱香港人的智慧。年輕人可以很簡單很玩樂主義很嬉皮笑臉,但不代表是白癡沒有智慧的,英皇娛樂的問題就是這樣,那些文案讀完你會覺得只要是中學生也會覺得寫那條友是有問題。
【準備中】的陳奕迅,不如不見

【準備中】的陳奕迅,不如不見

陳奕迅真的曾是音樂指標及是香港音樂的良心來的,但真是對不起,由英皇加入新藝寶後【What's Going On...?】近十年的陳奕迅,已不再是當年的陳奕迅,不是悶就是悶,這種悶有幾個層次的,一是音樂性的悶,二是歌詞主題的悶,三是唱來唱去都是一樣的東西的悶——不過,最要命的是,是歌者唱出無物的問題。
林夕笑看風雲變,幫楊千嬅真正離地上太空

林夕笑看風雲變,幫楊千嬅真正離地上太空

確實,歌手統統離地,但楊千嬅卻是屬於一個離地得來懂得走精面不給你討厭那種;看那邊有「太空醬」之稱的GEM,就得全城聲討。看,林夕幫楊千嬅離地得咁輕鬆仲要上埋太空贏埋GEM,楊千嬅果然仍是一塊肉。
A Music衛蘭與林夕的「小學雞傻女戀愛系列」

A Music衛蘭與林夕的「小學雞傻女戀愛系列」

做人最大獲係「跟錯大佬」,或者衛蘭就係經典例子,入A Music 跟錯黎明,一玩玩左十年,終於走人同細妹衛詩加入華納——都算係咁,一直成績麻麻,但因為本身銷量好,歌入屋,聲甜樣甜,十年後仍然有價值,未至於其他A Music 歌手一樣完全沉船。
旅行團【B Side】

旅行團【B Side】

旅行團上張EP的主打《於是我不再唱歌》,似乎是一條分界線,標誌著他們對人生某一段落的告別,和對「成長」產生的更多感悟,而這張新專輯【B Side】,則從「自己的另一面」切入,他們嘗試去展露平常假笑面具後的真容,或挖掘出自我的「冰山」之下,所隱藏的深沉情感。
唔聽唔知係抄歌,華星三寶「抄歌史」

唔聽唔知係抄歌,華星三寶「抄歌史」

音樂而言,「華星三寶」只會讓我記起那個年代華星如何用90年代初的獨立音樂人做音樂班底,多得Evi Yang,將陳奕迅及楊千嬅及中期的梁漢文定位為indie 歌手的方向,不影studio 相,走粗糙print 路線,寶麗萊即影即有相,很個人化的歌詞題材,日本風的打扮,喂,你估好似而家咁乜野都標個「文青」,戴副眼鏡唱acousitc 音樂用哂d vanilla 粉彩色就係獨立音樂就係好野咩。
續音樂蜂討論,商業主流模式的獨立音樂平台?

續音樂蜂討論,商業主流模式的獨立音樂平台?

記起十年前左右,不少音樂迷都討論究竟何為indie,何謂獨立。而那時,其實林一峰有點像今天的香蕉奶,以「獨立歌手」身份在各大傳媒上響起名堂,但他的歌又偏偏成日都可以響最商業的903度日日聽到,十分弔詭,然後大家都問,其實咁樣算係獨立?獨立是什麼?
追夢定追明星夢?要粉絲幫你擦牙?

追夢定追明星夢?要粉絲幫你擦牙?

在外國玩音樂的大部份人都是兼職或副業,或根本不求錢財或名利,純為興趣。夢想當然可以是出碟吧,但是究竟這種夢想是追求音樂,還是追求音樂背後帶來的名利?音樂蜂說「音樂應該是免費的,但做音樂卻很昂貴」,則簡直是笑話,你問問一大班業餘音樂人又或是不少自家玩音樂的年輕人,他們創作音樂要花多少錢?
念念 - 流行曲的想像

念念 – 流行曲的想像

張艾嘉最新的電影作品《念念》,呈現了三個人各自的「念念」,這大概有三種含意在內,既是一念之間,亦是念念不忘,還有一份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