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處理HA 的手法是徹底的政治打壓

政府執法部門高調向香港live house Hidden Agenda 選擇性執法,窮追猛打,每次都有相當部署與人力調動,可見政府不僅是針對HA 作為一個藝術、音樂場地的功能與定位,而是要打壓其孕育次文化的重要角色

遲了十年的3C音樂編者話

這裡不是我們彰顯自己的音樂品味的地方,而是我們希望透過討論,透過從不同角度的分析觀察,讓大家在流行音樂上看到更多價值及趣味。

Latest Articles

供養你最喜愛的歌手不再是夢,是下一步嗎?

香港的媒體文化喜歡製造及崇拜偉大淸純的美好形象,所以我不怪林一峰在社交網絡每日在告急叫樂迷支持他的音樂以證明音樂有價,卻十分有骨氣地說這不在乎金錢,而是在乎音樂的價值。另一邊廂你又見到他在周遊列國及高調展示他的business class 航空經歴。這是香港媒體習慣的虛偽,林一峰也不過是其中一個。這與林憶蓮等歌手在大陸販賣靈魂及香港音樂到香港人的尊嚴,卻可以字字鏗鏘如何漂亮地說自己在宣揚音樂,但對於「錢」等實際原因卻隻字不提。
video

忘記英皇星夢,你的新K歌平台HeartBeat Station

喜見網上大家自己繼續在網絡找空間創作,做自己喜歡的音樂。獨立做indie 不一定要偏鋒,做K 歌也不用想什麼商業顧慮,更不用唱片公司加冕,不用理什麼流行榜,像HeartBeat Station繼續上傳,繼續發掘自己的fan base,改善製作水準及週邊配套,不久將來主流歌手就會轉個頭來找你們加入幫手作歌——只要記住,不要向主流迂腐的音樂工業低頭,記住享受現在的自由。這才是音樂發展大放彩光的重要因素吧。

薛凱琪精選十首單曲

不過,薛凱琪似是想靠即將舉行的 【薛凱琪音樂紀2017夢之途中】再與香港樂迷拉近距離。繼【Electric Angel】上年十週年而推出《十年後的我》後,這次【夢之途中】除了會選唱較多side track 私房歌外,再次重拾「夢想」的主題,亦重走「文青」造型與風格,似是再接通早期她的音樂個性與主題。適逢這次【夢之途中】,我們就借此重溫她十多年歴年音樂作品,嚴選十首最佳單曲,排名分先後,逐首重溫分析。

好姊妹王菀之張敬軒火星撞地球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 演唱會2017

兩人的音樂方向卻大有不同,如同地球與「火星」(《我來自火星》中王菀之的自我定位) – 張敬軒以商業自居,稱許王菀之為藝術家,就表明兩人風格的分野。他們首個大型紅館表演的合作,要調和大路與另類,同時面向大眾娛樂,平衡高雅與凡俗,就要找到兩者的共通點。

周杰倫肖像權擋箭牌避開政治

這個問題明明重心不是什麼肖像與否,而是他要求抽起海報是因為政治考慮,是基於這會影響他大陸的工作。這種自我審查,面對大陸的政治強權而自己跪低的手法是這整個事件的重心,亦是需要被譴責的地方。其他什麼肖像不肖像,都是詭辯。

譚詠麟新歌拍Johnny Yim由歌到MV照抄Christine and the queens

上年法國唱作人Christine and the Queens推出首張專輯Chaleur Humaine氣勢一時無兩,在歐洲tour外更出席大小音樂節,更上埋Glastonbury。不過,世風日下,譚詠麟與Johnny Yim就是不怕,新歌《型人道》與Gin Lee合作,由歌到MV 都照抄Christine and the Queens的大熱單曲Christiane,屬港式山寨版本。

容祖兒精選十首單曲

當然,我們都知道容祖兒愛玩過界,不甘只在TVB層面大紅大熱,亦想做文藝片中的張曼玉——這正是容祖兒有趣之處。不過咁,我們忠於自我唱反調,她選sidetracks,我們選她最出色的十首單曲,排名分先後,成為此歌單系列的首炮。
video

符致逸 靈魂獨舞 給老餅的台式懷舊安慰

《靈魂獨舞》基本上是對我們這些老餅,喜歡90到二千年初的台灣流行曲的人的一個美好throwback,是懷舊是nostalgia,是回想那些舊日子不用憂心政治不用怕被label 港豬能夠陶醉音樂的幼稚天真但美好的時光。《靈魂獨舞》擁有一切流行曲應有的美好元素,美好的旋律,那organ音色那和音那結他,都不屬廣東音樂的範疇——那老土到爆不堪入目的MV則很港式。
video

總結2016年,後雨傘運動的精神失落

生命中曾經有過的激情,曾經燃燒過的青春,那盼望美好的當初還在嗎? 可恨的是,火花消逝了,生活還是要繼續,路程還是要獨個前行。方皓玟的《還要去過生活》、Blaster的《瀰漫》,在音樂與影像上都在捕捉這種無可奈何的心情。

2016音樂小總,講到17年仲講叱咤?

有留意我們的朋友都或者會留意,這幾年我們都盡量不提不寫任何香港頒獎禮。一來頒獎禮已沒有任何價值,二來基本上冇乜音樂值得表揚,三來,亦是最主要的原因,要立新就要破舊,頒獎禮是舊有機制,代表了舊時代的迂腐,是香港樂壇的權力機構。想解放香港音樂,就不應再迷戀依附舊有的top to bottom的建制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