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樂評

最新專題

在古典與流行之間 – 《少女的祈禱 –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 作品音樂會》

曾經創作過多少首膾炙人口的金曲,曾經打動過多少樂迷的心,都彷彿在一夜間閃現眼前。只是這種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一種呈現形式吧,陳輝陽就有他自己的方式,讓焦點回歸音樂本身。首先他主理的不是演唱會,而是音樂會。選用曲目與列序事先張揚,都在展示音樂會的規格; 歌曲之間不設拍掌位,更是再一次提醒入場聽眾,這並非流行演唱會,亦非一般的作品回顧展。
2016join_web

Follow us

3,449FansLike

最新文章

在古典與流行之間 – 《少女的祈禱 – 陳輝陽 x 女聲合唱 作品音樂會》

曾經創作過多少首膾炙人口的金曲,曾經打動過多少樂迷的心,都彷彿在一夜間閃現眼前。只是這種集體回憶,不一定只有一種呈現形式吧,陳輝陽就有他自己的方式,讓焦點回歸音樂本身。首先他主理的不是演唱會,而是音樂會。選用曲目與列序事先張揚,都在展示音樂會的規格; 歌曲之間不設拍掌位,更是再一次提醒入場聽眾,這並非流行演唱會,亦非一般的作品回顧展。

黃偉文協助的欣宜重生計劃【Joyce】

不過,流行音樂(尤其鍾意撚詞的香港)從來就不單是計音樂,而是整個形象、message 及marketing strategy。由《你瘦夠了嗎》開始,欣宜找來黃偉文為她改造形象,黃偉文直接了當,將一直大眾對欣宜最多意見的「體重」及「身形 」成為歌曲主題及噱頭。一下子欣宜勇敢面對體重問題,配合成功的online marketing 將 請來其他名人協力的MV 好好推廣,迅速為一眾較肥胖身形的人的代言人。
video

Fergus Chow為Gin寫的《光環》攞正牌抄《Halo》?

Unleash 旗下的音樂人Fergus Chow這幾年躍身成為環球熱門音樂監製,成為「香港金牌監製」。與其他某些香港金牌監製一樣,Fergus 的音樂總喜歡向其他音樂取經,通常更是明目張膽,毫不避忌,最轟動例子有上一次吳雨霏的《生我的命》(見「本地樂壇抄襲最明目張膽例子 – 吳雨霏《生我的命》」),這次則有連題目都跟足的Gin的新歌《光環》。
video

要張如城的真誠也不要香港歌手的虛偽

張如城是大家的成長記憶,那年宣傳易的「我張如城十三歲,熱愛生命,熱愛創作,熱愛香港」自資廣告,都是伴你成長,是大家嘲笑恥笑的經典對象,是自信不多的大家的最後安慰對象「就算我再柒,也至少未柒到似張如城哇」。

何哲圖與大婆台,音樂霸權與音樂乞兒

所以,何哲圖說的話不無道理,精英制度,不賣的主流歌手自然要被淘汰,不過,他只是說漏了一點,就是在香港腐敗、攏斷的音樂環境裏頭,真正的精英制度,能者生存的健康良性競爭環境是不存在亦永遠不會在這個腐敗的香港中出現的。如果香港可以有健康良性競爭的音樂環境,星夢那些悶蛋樣板罐頭反智低能音樂及歌手自然一早被淘汰或根本不會有機會日播夜播畀咁多人聽到了。
video

曾經文青懷念的薛凱琪終以「本土」歸位

自《小峽谷1234》後,沒有再理薛凱琪的音樂也不知多少年用盡奶力亦擠不出一點趣味。薛凱琪先用盡了方大同的魔術,連日系r&B小品系都玩到盡頭後,簽了Paco但音樂與定型上都找不到一點精彩,最後竟然踏上同樣當年想更大眾更流行唱《Cover Girl》類似歌路的梁詠琪的死路,薛凱琪音樂路基本上的已暗得像香港的前途一樣。

我們的英雄:屬於David Bowie的七十年代

這樣我就可以飛到日本看一次尾崎豐唱到虛脫攤在台上;到美國看一次Lou Reed玩那些Velvet Underground歲月的作品;到紅館看一次張國榮的熱情演唱會。上星期初,David Bowie在推出最後一張專輯後數天,就悄悄離開了世界。於是,我又為這個我願意折壽的名單加上一項:「看一次David Bowie唱歌」。

單曲年代:方皓玟【404 Not Found】

近幾年,小明基本上一年只在網絡發布兩三首單曲,腳步明顯較以前慢一大截。然後,2015 年尾,她終於推出完整的專輯【404 Not Found】,收錄的是過去三年發布過的十首單曲。未講音樂前,專輯美術指導應先記一功。夠膽純白色封面上陣的本地流行歌手沒有幾個,加上內頁牛油紙加獨立歌詞卡的包裝,簡約得來又富質感。

我看叱咤 2015

我看叱咤 2015,見證港樂的改朝換代。一. 坤哥成為大贏家; 二. Juno 首奪至尊碟; 三. Supper Moment 正式上位; 四. 一眾風光新世代; 五. 舊人在逐步退位; 六. 黃偉文反網絡23條. 2016年1月1日見證港樂的改朝換代,且看新的一年,香港的樂壇及社會會否有新的衝撃與希望。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叫自我感覺良好

也不用我說,何韻詩至佔領以來已成一個很divisive 的人物。作為一個歌手藝人明星,我當然明白當然她絕對喜歡萬千寵愛在一生的注意,亦明白「自戀」是幾乎是理所當然。何韻詩高姿態地以「政治」,以「受政治打壓」,以「獨立歌手」的身份及公眾形象來打動樂迷,本來都沒有大問題,原本都只係「搵食o者」來吸納樂迷支持,我亦同時明白她確實是因政治言論而令收入銳減的事實。但點知何韻詩選擇的是用自己的名字、品牌來做生招牌,以「自己」與「香港」、「良心」以及「香港獨立音樂」通通扣上直接關係,這就變成這不只是那些「菇迷」或何韻詩的事,而是變成大家的事,惹來本身對她音樂沒興趣的樂迷反感就難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