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君Karma Chameleon 千色十月紅館個唱

劉美君對上一次2008年【大開色界】音樂會後,相隔九年終再登錄紅館開【Karma Chameleon 千色】演唱會,日期為十月十四至十五日兩場。演唱會英文名字Karma Chameleon為Culture Club的大熱同名作。

Prudence Liew 劉美君「Karma Chameleon 千色」
2017.10.14-15 (星期六至日) 20:15
紅磡香港體育館
票價:$680 / $480 / $380

林憶蓮 PRANAVA 香港Part 2 登十月紅館

林憶蓮的FAN PAGE 林憶蓮 sandy and me 透露林憶蓮將會在十月廿六日登紅館舉行【林憶蓮 PRANAVA/造樂者 Part 2】,會在七月初發售,將會是三面台。

PRANAVA/造樂者 PART 1在2016年三月在香港紅館舉行,總共四場,及後林憶蓮在大陸及世界巡迴。

普普樂團唯一專輯【入洗衣店㩒緊急掣】digital 發行

人山人海旗下首張出版【入洗衣店㩒緊急掣】(2000年推出)終推出數碼版,現可在itunes, kkbox, apple music 等購買及收聽。

普普樂團是由蔡德才與四方果(AMK結他手許惠琛)組成的組合,只發行了唯一的【入洗衣店㩒緊急掣】,是香港精緻的indie/alternative pop經典,當中有AMK麥海珊合唱的《放開》。

專輯外二人曾為黃耀明及楊千嬅製作歌曲,包括楊千嬅的《娃娃夫人》、《紫色》及《深紫色》;黃耀明的《車路士男孩》,屬他們最近的作品。

更新︰我們發現一系列人山人海的發行亦終於登錄apple music/itunes,包括四方果、Pixeltoy與及at17在人山人海旗下推出的兩張唱片(尙欠【Kiss Kiss Kiss】)

千僖活躍的經典indie act 粉紅A重組出演Clockenflap

千僖活躍的經典indie act 粉紅A相隔十一年,終於重組有新搞作,他們成立Facebook Page 及發佈首個status:

Finally, after 11 years

近年不少活躍在九十、二千年代的獨立單位都重出江湖,除了假音人及上年的Huh!?外,現玩synth pop,充滿camp 味與quirk的粉紅A 亦再度回歸,將出演今年的Clockenflap。

粉紅A由四位成員組成,包括Hayden許日元 (主音+結他)、許一行 (Bass)、黃淳業 (結他)及劉岳雲 (結他+鍵琴)。他們推出過三張專輯,2001年自資出版首張同名專輯【粉紅A】,2003年有【潮濕】,與及2006年最後一張【她來了】。

有關火炭麗琪,Grime定Trap,認真講

沒想到忽然寫的一篇火炭麗琪會引起一班香港音樂友突然的興奮起來,要大聲指出我用的「Grime」是錯。

當然,也許若然本身是一個正常的討論,我亦樂意會討論,亦會承認當中用的terms 是粗疏,不只grime, 如counterculture 等字其實也許可以避重就輕,本身文章也是衝衝完成——這些我都承認,亦沒有什麼好不認。不過,整篇文章的去向好明顯,其實就是從社會文化的角度出發,借用Grime在英國的社會意義,去嘗試將Youngqueenz與火炭麗琪放一個有趣的位置,可以將「drug culture」的重心放遠,與尹光阿肥並列,描述整個「草根次/另類文化」的崛起。

不過那些音樂神人總覺得你就是沒做功課不懂grime 不懂trap,或是以為你懶到連Youngqueenz 的Facebook 都沒有睇過——他自己也在Top post強調自己是trap rap 了,而本身歌曲的reference 如Gucci Mane 都是Trap的重要單位,那為什麼偏要寫Grime?

Grime,本身英文意思是a dirty layer,基本上就只是屬於英國的音樂,視它作為一個「音樂genre 」要提到當中的beat等等,根本就沒意思。與generic 的hip hop, rock 等已成universal的established genre不一様,你基本上不會形容與英國scene 無關的音樂為Grime,因為Grime 的本土意識與本土的政治、社會環境的連扣實在太強。即是Drum and bass, 2 Step, UK Garage 等是英國的,Minimal Techno 是Berlin的一樣,都基乎是生存在那些獨特的scene。

Trap 與Grime不一樣的是Trap早在90年代已出現,現已發展到脫離本身文化起源與意義,現在的Trap 更多的是跳舞元素,你亦可見Trap在Soundcloud 與及mixtape 上都是隨處可見。同時,另一為何在該文用Grime不用Trap的原因是,Trap 本身就是「廢青drug culture」,你可以直接替落Youngqueenz 與火炭麗琪身上,但那就沒有什麼特別有趣了。相反,Grime本身的政治意識,Grime 音樂人在對racial issues, 對working class issues, 就算對veganism 都有更積極有趣的參與及討論。

原本都沒有再打算回應,但見一班音樂同好每每有機會總喜歡組團來柴台話你唔掂識篤屁,我也不自覺要花多少少時間要認真少少再寫篇文去解釋。討論是樂意的,批評亦不介意,但小學雞鬧交呢,就留在自己Facebook 自high 吧。

這裡有兩篇文可以讓根本不知什麼是grime 什麼是trap 的讀者閱讀︰

NPR 的Culture WarsTrap Music Keeps Atlanta On Hip-Hop’s Cutting Edge. Why Can’t The City Embrace It?

Grime

A history of grime, by the people who created it

主流大愛以外,火炭麗琪與Youngqueenz引領香港對抗文化興起

香港不僅政治大壓力,本身社會也是一個充滿著父權壓抑的保守社會,當台灣已成功爭取到同性婚姻,香港充滿壓抑的社會還是沒什麼改變。

香港主流樂壇亦然,音樂才華可能才是其次,人品好就更得人心。你不難發現無論劉德華或楊千嬅,陳奕迅或張學友,容祖兒或張敬軒,無論個性怎不一樣,但意識形態總離不開「模範榜樣」的方向——這亦是為何像關淑怡的歌手一直只能被邊緣化被傳媒寫到像一個癲婦一樣。不難怪,畢竟主流大眾就是喜歡友善親民與及,不過,大婆台的美學,也應用於一直是香港indie或是903帶領的年輕音樂。

你不難發現,這二三十年來所有903捧的歌手及單位,都有著相同的世界觀及個性,就是都是很「大愛」很知足很講求自身的wellbeing 及self-development的(或者唯一能夠不同的就只是LMF)。遠至林憶蓮及倫永亮,近至方皓玟 C AllStar,他們的故事,他們唱的內容,他們唱的意識形態,這麼多年還沒有變過。就算是唱政治社會題材或甚至標榜不一樣的,像是最近的雞蛋蒸肉餅或新青年理髮廳,內容及思路還是能夠fit 入903意識形態。

當然,沒有人否定這些普世價值或是大愛思維,這些基本上是基本人人必備的價值而已。在音樂表達上,在歌手代表的意識形態上,是否每一個歌手都要下下大愛?你不喜歡的聲音意見,是否代表他們不應該被表達?這才是重點。

不知大家有沒有留意上年轟動台灣的樂隊草東沒有派對。不談其他,只談歌詞,草東沒有派對能夠跑出的原因,其中一原因就是歌詞完全不沾染主流的濫情風格。他們的歌詞精簡卻意象深刻,沒有賣弄主流的廉價感情。這故事告訴我們,年輕一代一直在渴求不一樣的聲音,而草東沒有派對就成功帶給台灣歌迷。

撒野作風 WILDSTYLE RECORDS這個新的Hip Hop廠牌這兩年間便為香港樂壇吹出一陣淸涼的風,旗下的Triple G 先有「港版蛋堡」,不過,還不及走Youngqueenz帶來的衝擊夠大。Youngqueenz 雖與香港的龍寨Trap House 集合trap 音樂風格的collective是一體 ,但他們無視甚至鄙視香港主流價值的審判的精神,與及嘗試將香港被遺忘的舊港式「九龍城寨」的社區文化與及美學發揚光大的做法,對於香港通常「和諧」的音樂文化裡頭,Youngqueenz的姿態卻甚有Grime在英國的文化社會含義。

或者你不熟識Grime,Grime 基本上就是近十年在英國代表著黑人working class社群的重要音樂genre,當中重要代表有Skepta、Jme及Dizzee Rascal,都是來自倫敦East end的工人階級。他們除了歌曲內容反建制外,本身亦十分政治化,像最近英國大選他們便有Grime for Corbyn的運動,高調支持Labour 的Jeremy Corbyn。

Youngqueenz的《御宅MOBB》已獲得一定人氣,但這次拍上火炭麗琪Fotan Laiki就產生更多話題及注目,不僅是因為火炭麗琪是My Little Airport的新專輯cover girl 及專輯與歌曲名字,更還因為《Fotan Laiki》這首歌的內容與主流認同的價值產生的強烈對比,與及麗琪是一名女生。

又食煙又隊草又講pop E,在香港樂壇不僅是死罪,而是根本不會有機會出到街。我們在主流媒體見過不少類似的男生figure,像莊冬昕或是MC 仁,但女生則應是首個。art student 出身的火炭麗琪完全將這些「壞行為」變得極為平常,全因她不是唱片公司堆砌出來的假形象又或只是一首歌的主題,而是貨真價實的生活態度。麗琪在歌曲滿口英文,但她不像薛凱琪的international school student的離地嬌滴,又或是Serrini那種撇不開學術英文的高尙。麗琪是來自新界的草根火爆city girl,她熟知流行文化,幽默說自己「pure」之餘,亦不忘玩Twins 的「眼紅紅」,是大家身邊總有個的女生類型。

當然,麗琪注定是divisive,主流樂迷當然不會喜歡麗琪,因為他們不想跟看似串嘴難搞的壞女孩當朋友;獨立流行亦不會喜歡她,因為她太有個性太過真亦太不903——不過這正是火炭麗琪最令人興奮的地方。單憑這一單曲麗琪便以這首用vapourwave 回歸早期電腦顏色美學以及IG年代網絡短片風格的MV 引起主流留意,再看另一邊廂廟街式的草根人物尹光聯同阿肥的《潮神》亦流行起來,你可以知道,香港的草根對抗主流美學的文化正在其黃金年代,正要燦爛地盛放——我們很不期待看到香港主流以外的異色大發光彩。

(編者註︰由於用上grime 字眼而引起爭論及有誤導的問題,我們決定將題目的grime 與及社會學用語Counterculture 一一拿走,與及在提到Youngqueenz 走grime 路線的一段上加上補充。)

相隔十七年楊千嬅與人山人海合演拉闊音樂會

叱咤樂壇透露楊千嬅將與長期合作的人山人海在十一月合演903拉闊音樂會,是兩個單位的第一次正式合作的音樂會。在華星時期基本上是人山人海包辦音樂的楊千嬅曾參與二千年時人山人海活躍時舉行的【黃耀明@人山人海拉闊音樂會】,演譯梁基爵與陳輝陽的作品。

楊千嬅與黃耀明一直有不少合作,他們在2004年合演903拉闊音樂會,楊亦有擔任達明一派2004年【為人民服務】演唱會嘉賓;黃除了曾在【冬天的故事】擔任唱片監製外,亦擔任楊千嬅首個演唱會【花樣千嬅】的嘉賓。不過自從黃耀明活躍政治被打壓後,二人公開會面與合作則不再。

update: 關於楊千嬅X 人山人海十一月拉闊,據講音樂。 ,謝茜嘉在節目表示這場演出還未正式confirmed ,還在最後商討階段。我們會話畀你地知最新消息。

盧凱彤雞蛋蒸肉餅入圍第28屆金曲獎

第28屆金曲獎正在公佈入圍名單,除了草蜢入圍最佳演唱組合與及方大同第六度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外,香港的名字還有GDJYB 雞蛋蒸肉餅與盧凱彤,前者憑首張專輯【23:59 Before Tomorrow】首次入圍「最佳樂團獎」,後者是第二次入圍最佳國語女歌手,對上一次是2011年憑【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入圍第廿四屆金曲獎。

雞蛋蒸肉餅應是首支香港樂團入圍台灣金曲獎的最佳樂團獎,恭喜!盧凱彤是繼林憶蓮、葉蒨文、莫文蔚、王菲及何韻詩後,首個香港女歌手兩次入圍金曲獎國語女歌手,同樣恭喜。六度入圍的方大同,有望今次終首次奪獎。

金曲獎入圍完整名單

HA 主辦人呀和FB發感性言論

Hidden Agenda的事件引起廣泛討論,不少支持HA的人與認同政府做法的人在網上展開激烈討論及罵戰。主辦人呀和因此在FB發表感性言論,以「二十世紀的少年」的邪教cult 頭目「朋友」作配圖,貇求支持HA的人不要再與他們口角外,他直言自己不想有更多的指控,所以未來日子到HA 演出與欣賞表演或將會更麻煩,詳細資料將會稍後公佈。

原文

大家好,我係呀和,唔好為左HA再同有犯法/違規就必需死呢種諗法既人有衝突同口角啦,雖然好多人一路而來都認為我地/獨立音樂圈係*小眾*,但我地已經愛上現場音樂好多年,何必去同一個對現場音樂零興趣既正義之仕去嘈呢,我深信佢地愛上既野遇到不公/針對性既對待都會好大反應,原諒佢地吧.

另外對唔住大家,因為我仲想番屋企見屋企人同小朋友所以唔想再攬多幾條罪上身,所以未來想來同我地共賞現場音樂既話可能會比較煩,條件稍後公佈,無論未來結果如何,呢8年來認識既樂隊/觀眾都係我地最寶貴既回憶,就算他朝有一日場地俾Lan線吊死左,歷史長存,感恩.

Photo By taozimao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