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時代,改變世界

Less is more,在社會急劇轉變的大時代中,要有宏大的願景,先從微小開始。
2014年,鍾氏兄弟與 Supper Moment 一同帶來他們音樂路上的突破,
同樣以一首簡單的歌曲,去回應當下社會,
面對一個日漸崩壞的制度與崩潰的世界,表達求變求顛覆的信念。

香港的流行歌曲,如同街道上的人山人海,
密集的歌詞常填滿每一粒音符,填詞的人具壓力,聽歌的人也有壓逼感,
每一首歌都要包含一個故事,要充滿具體細節,造成聽詞多於聽曲的負擔。
於是,偶然遇到了回歸簡約風格的廣東歌,實在有呼吸一口清新空氣的感覺,
《時代的顛覆者》與《世界變了樣》就難得在這份久違的樸素,
明白到歌詞不是論文,在詩篇的表達中更有留白的美感。

chungbro-era

鍾氏兄弟一向都喜愛找尋香港樂壇的遺珠合作,
讓樂迷再度認識流行樂歷史中,被遺忘但仍有才華仍有火氣的音樂人,
不止在新一代樂迷聽來陌生,
就算是一直留意香港樂壇的,都未必可立刻記起他們的作品。
之前的《齊唱.吳秉堅之歌》已跟不同經典單位合作過,
如泰迪羅賓、赤道、姚莉等,
今次則有玉石樂隊與梁球的名字,
前者在七十年代出道,大Al是早期樂隊主音,細Al則多擔任幕後,
著名的編曲作品有陳奕迅的出道作《時代曲》與譚詠麟的《幸運星》;
後者則只在1990年推出一張專輯,但可能是香港樂壇第一位失明歌手。
是次鍾氏的誠意邀請,除了有三個不同年代的歌手一同去宣揚共同理念的意義外,
同時亦再度提醒聽歌的朋友們,從前有過的美好,有了延續傳承的意味。

作為新專輯《極》第一首派台歌曲,預示其探索香港社會的主題方向,
《時代的顛覆者》不同於其他具社會性的香港流行曲之處,在於它的一針見血,不轉彎拐角。
直白、到位,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曲的反應,
通常詞人想講社會問題,會擦邊球的暗示或諷刺,
但直接唱出「政客厚臉皮」「政策有問題」的廣東歌曲,《時代的顛覆者》應是開創先河。
在當今的氛圍,流行樂淪為消費商品的數碼年代,
也許需要這類「宣言口號」式歌詞去表明立場,才不致於湮沒在大批製造的單曲之中,
讓樂迷意識到其顯著的訊息,不用《主旋律》《六月飛霜》多重的包裝,
還會被政治冷感的樂迷標籤為「過份解讀」的政治化。

不用比喻,不低調含糊,大抵就是誠實面對困難的態度,
(唯一的暗諷在於只「思」想「歪」理一詞)
但不代表沒有詮釋空間,反而在拋出大議題的背後,
能引發聽眾的聯想,自行思考身邊發生的新聞,與歌詞所描繪大環境的關係。
畢竟,鍾氏兄弟雖然正職是律師,但在歌唱的作品中,總不能洋灑千字,
政治的世界太難以三言兩語概括,因此流行樂的功能應著重於渲染情懷多於說教道理,
而鍾氏一向最煞食的武器,就是鍾一匡的口琴。
樂器本身就帶有傷愁情緒,放在那段過場伴奏中,
滲透著一份哀悼的無力感,抒發著一種失去追不回的慨嘆。

還有歌者的聲音,都帶有不屬現今的過氣唱腔,
這又是另一個線索,去引領聽眾回想過去,向光輝的歷史致敬與告別。
只是鍾一諾的演繹都繼承了這一份「舊」味,也許新世代還有希望去光復舊貌?
整首歌彌漫著一種揮之不去的舊情,以輕柔「溫和」的方式呈現一句句的控訴,
但這是消極還是正面,就有待聽的有心人以怎樣的角度看待「顛覆」二字,
可以是真理被歪理顛覆,我們作為旁觀者只好沉溺悲痛,
也可以是我們每一個尚有公義之心的人,聽到歌曲的呼召,去顛覆目前的不公不義。

聽《時代的顛覆者》,不能只聽到其唉聲嘆氣,單一地接受被動的怨言,
尤其要理解鍾氏兄弟一向的想法,應當也追溯他們從前的創作,
初出道有《夢想有一天》《行公義好憐憫》;
近期就有《由我雙手開始》《重新想像》,
結合來聽,訊息才完整。
《時代的顛覆者》的最後一段,就像舊約中先知的預言,
是尚未發生的災難,但若然地上的人還不去悔改行動,
那就避免不了歌詞中所述的灰暗未來。
全曲沒有一個字提及上帝,但追隨耶穌基督的信念與精神盡記在內。

suppermoment-theworldchanges1

同樣道理,見於 Supper Moment 以自由為主題的新專輯,
點題作《世界變了樣》幾乎只得一句歌詞,化繁為簡,意義卻可無盡延伸,
樂迷可以對號入座,自由想像歌曲的對象與範圍,
正因層次如斯廣闊,有時會引起誤會與曲解,
像電影《金雞SSS》選用這首歌來表現維穩,帶出無奈接受並適應一切改變的生活現實,
但若親身到過 Supper Moment 演唱會,就會感受到《世界變了樣》的真正威力。

全場大合唱,相同的五個字,在反復強調及變奏下,逐漸凝聚了力量,
那團結一致喊出的氣勢,有如 Beyond 的 Amani 宣言,
從懷疑到肯定,從不信再相信,聲音愈發響亮,決心愈發堅決,
雖然副歌的內容就只有「世界變了樣」,
有限的歌詞卻有無限的演繹方式,無窮的可能性,
而可能性,是由場內每一個在歌唱的人去創造,
關鍵就是要去參與,成為現場的一份子。

悲觀的聽,這個世界無可避免會改變,人心如是,信仰如是;
但換個觀點,世界的變,可以朝著更好的那一邊,
就只需你與我手牽手,一起主動去伸手改變。
鍾氏兄弟的《時代的顛覆者》是重新凝聚舊的一群,
那《世界變了樣》的童聲,就代表單純善良的新一代,會帶來希望。

從演唱會到大碟,反國教撐港視,
Supper Moment 的音樂視野,
從最初個人出發,回家吃一頓晚餐,到了《世界變了樣》的社會關懷,
是步向成熟的蛻變,是從有盡頭的局限,過渡到無盡的境界。

原文連結

延伸分享:
鍾氏兄弟《齊唱.吳秉堅之歌》- 靚聲福音天碟示範

香港樂壇已死? 我看《星光熠熠耀保良 2013》

po_leung

近日李純恩先生寫了一篇文章,說香港樂壇已死,引起了坊間的回響。簡單的六個字,卻是沉重的結論。 他批評詞人水平,但沒有舉出一個半個例子去討論比較,那也許好應該先回到其批評的源頭,按著其曲目流程去看,唱的是什麼,說的是什麼。那應是 9月7日 的《星光熠熠耀保良》。

保良局一年一度的籌款節目,筆者向來都有留意及支持,畢竟個人首次到紅館欣賞的經驗,就獻給了《星光熠熠耀保良》,只是近年四大唱片公司與TVB的版稅風波,讓此騷不再「星光熠熠」,難得2013年破了冰,音樂節目亦不再給英皇歌手們壟斷,再翻一翻嘉賓名單,發現這可能是2009年以來,最星光熠熠的陣容。

很可惜,好的歌手組合,用心的主題編排,並沒有換來收視的支持,錄得比平常周六還要低的18點,之後的借題發揮及罵戰,就已在各大媒介間廣傳了。

華麗舞台 X Blessing

開場的女生組合柴娃娃跳唱草蜢的《華麗舞台》,As One, Hotcha, Rainky, Super Gear, AOA 一身紅衣登場,這群偶像型的歌手旨在養眼,滿足追求視覺系的一群,但顯然她們的姿色,並不能與當紅的韓國天團看齊,只是咪咀的演出,並每人以秒數計的出鏡率,當中都沒有予觀眾誰是誰的清晰輪廓。

歌曲是2011年的,本來作為TVB遊戲節目的主題曲,同樣沿用嘉年華式的編曲,但當晚現場稍一修改,沒有小號演奏,並由女聲取代男聲,感覺輕盈了,更有跳脫繽紛的活力,最後 C Allstar 以雄渾的聲線唱出副歌,帶出前後對比強烈的效果,相當有氣勢。至於樂迷所關心的詞作部分,是由林敏驄負責,完全可呈現他那鬼馬抵死好玩的精神,既無厘頭卻又能一脈相承帶動氣氛。

《華麗舞台》之後緊接著張敬軒2005年的《Blessing》,那是黃霑生前最後一首填詞作品,每字每句都是對下一代的寄意,張敬軒每一次演唱都七情上面,盡顯其情感與嗌咪功力。這兩首歌作為開幕,正好表現了是晚的主題: 作一個精彩的視聽娛樂舞台之餘,最重要是對社會的關懷,對孩子的祝福。

高八度 X 迷失表參道 X 當愛已成往事

接著是緋聞情侶檔打頭陣,張敬軒與王菀之恆常合作,雖有純熟默契但已缺新鮮感,疑似現場音響問題,讓王菀之在開段捉不到音準。《高八度》是二人在舞台劇合作的一曲,卻因詞太多重疊而有各自唱之感。王菀之最近專輯翻唱了張敬軒的《迷失表參道》,是次亦有合唱的機會,可惜不知是否高跟鞋的影響,王菀之持續有失準,直到《當愛已成往事》才可與張敬軒的聲音有融和及火花,演繹亦開始響亮,最後《迷失表參道》再接《高八度》結束,就見其音色的多變與清脆。

林寶與黃偉文寫的《高八度》,是配合劇情與角色,單獨抽出可能有一點奇怪,特別是混合了後段《迷失表參道》的奇幻詭異,若然看詞是不會有意境上的連貫,但從編曲處理上,先奏出古典優雅,後墮入迷離境界,跟著滄桑哀怨,再循環上演若有所失的幻境,最後回歸合音和聲,就很完整圓滿。另外服裝道具上的一黑一白,從分開到混合,色彩上既奪目又能突顯男女間的拉扯與相聚。

間場有謝安琪的國語新歌《我們都被忘了》,一首朝台灣市場主打的台式情歌,除了雷聲雨聲的背景,及Kay溫柔的歌聲外,沒有什麼亮點缺點可言。

We will rock you x 紅色跑車 x What Have You Done? x Crystal x 睡公主

第一個高峰來自太極與 G.E.M 的 crossover,太極的結他聲伴奏下,女聲唱出《紅色跑車》相當有爆發力,想不到 G.E.M 聲嘶力竭式演繹,是相當搖滾得起,她該多唱多作一點控訴式批判性的流行曲,讓她的咆哮更有說服力,如今常沈浸在慘情歌中,就算多有層次鋪墊,都總會淪為無病呻吟。不過,既然尚年輕,也該多吸收社會經驗,擴闊一下世界視野,輔以其嗓音,樂曲的大鳴大放風格,G.E.M 的音樂版圖還是杷當有潛力,就如《What Have You Done》,就是在她不斷秘撈的過程中學習回來的。

歌曲流暢,功架壓場,兩個合作單位一老一嫩的配搭,不止有創意,還是沒有一代不如一代的比較,沒有誰帶領著誰的問題,就是愛歌之人,一同投入,熱血沸騰,純粹的表演,就是高質素。新歌方面,其實都不算新,只可計作近年,《What Have You Done》與《睡公主》都是 G.E.M 親自的手筆,未必有行雲流水的文筆,但至少副歌有記憶點,並且都有一針見血的訊息。

太傻 x 讓我跟你走 x 等你等到我心痛 x 心酸的情歌

事先聲明,作為《星夢傳奇》的忠實支持者,意見或會有所偏心,但看到鄭俊弘多年來埋藏的實力,一鳴驚人後一舉上紅館; 看到羅鈞滿在舞台成長,一場比一場穩定,在大場合更見其台風與信心; 看到巫啟賢對愛徒的賞識; 聽到熱烈回應的掌聲,感動已勝過一切。這一部分無疑也是實力的展現,只嫌鄭俊弘仍是低調謙卑,個性上是優點,但亦造成鋒芒無法盡情流露,和音時,收斂可不免喧賓奪主; 但主音時不夠放,聲音就會被掩蓋。

經典老歌是百聽不厭的,聽到名曲名詞在新一代身上承傳,清晰的咬字、豐富的感情、駕馭自如的高低音,相信這四位參賽者,已準備好當全面的歌手,就只差時機與人和,尤其是超班的鄭俊弘,只要無線不再埋沒他,只要他堅持一向的風格,相信他都會成為香港樂壇未來重要的新力軍。

最好的時刻 x 青春頌 x 囍帖街 x 海闊天空

全晚最貼題,最有主題,最有情懷,唱得最好的一段。以懷念往昔作為靈感,從個人到社會,都帶有反思,《最好的時刻》由周博賢填詞,創作背景是馬丁路德金的演說,歌名亦借用了狄更斯小說名句去鼓舞人心;《青春頌》由藍奕邦填詞,延續他一向活在當下、青春無悔的題旨,並延伸到每一個年齡層都可歌頌青春。這兩首新作,可算是2013年廣東歌的代表,縱然樂器配製沒有突破,慢板的曲式可能又會被評為千篇一律,但詞人歌者的熱幟真誠,該可感受得到。

當然,歌必先要好聽。在耳朵享受的部分,許廷鏗與謝安琪可算是眾多組合中最精彩,謝安琪聲靚但有時音飄,許廷鏗的和音正好填補其不足,男女歌手合唱,就應該有互相遷就音域,而又可互相發揮優勢的地方。好聽之餘,舞台上亦好看,

舊式招牌、街道、服裝等,簡約而有象徵意義,最後一曲《海闊天空》呼應主題同時,亦向20年前逝世的家駒致敬,就像會承接 Beyond 的社會責任,以流行曲唱出香港人香港情。

然後的環節,張敬軒唱出新歌《I need you》。相比之前所唱的《Blessing》,《I need you》當然顯得格局小意義淺,只是若了解此歌其實只是內地一品牌的廣告歌,大抵就不需過份在意,況且所填的詞,其實很配合其銷售的產品,達到其功能性。

另外值得一提,張敬軒創作力不復五六年前是事實,他所譜的R&B曲式,每一首聽來都是《Yes &No》般模樣,填的詞大概也差不多,都是用來給他即興演唱時拉咪表演而已。

老調兒 x 七友 x 漣漪 x 有誰共鳴

若然《最好的時刻》《青春頌》此等新歌都不合心水,那 C Allstar 的《老調兒》理應就可叫反港樂者收口。可以不喜歡,可以不認為這是閣下杯茶,但不能否定《老調兒》作為2013年的派台廣東作品,譜小調、填文言歌詞、人聲玩中樂的破格實驗。小廣所寫的「念故影 懷故情 留在哪刻不知醒」,正正就點明,聽者向來留在黃金年代,不肯好好認真看待現在,就算夜半再有好歌聲,都沒有能力再認出,因為「今天醉心當天境 怎清醒」。

其旋律在不諳廣東歌壇的人聽來,可能還以為是若干年前的舊歌。事實上《老調兒》就朝著這方向製作,沒有唱畢全首《老調兒》是遺憾,樂迷因此錯過了後段 King 所唱的粵曲扮聲。

《老調兒》之後是十年前的《七友》,梁漢文翻身之作,更是當年的叱吒至尊歌,不過原唱者在 C Allstar 的表演下,被徹底比下去。還要說新一代唱功不濟嗎? 向陳百強與張國榮致敬的《漣漪》與《有誰共鳴》,假音、和音、低音,一應俱全,神髓全然捕捉在聲音變化內,C Allstar 的實力,在這無人問津人人喊打的歌壇中,仍備受低估。

愛你 x 會過去的 x 就算世界無童話 x 情人甲

許志安與衛蘭合唱,回顧過去情歌量產化的時期,雷頌德與伍樂城,作為交出首首面目模糊倒模編曲的流行作品兩大支柱,曾經人人爭著聽的廣東K歌,由兩個偉文擔起男女戀愛的代言人。《情人甲》就是那個時代的終點站,亦應成為許志安事業最後的一次光芒。

黃偉文填出了時月流逝的唏噓,尋覓真愛的艱辛,只能說,這是一份上佳的情歌歌詞,直白但有血有肉,比喻到位而用詞流麗,一句「將愛從前度家 護送達下個他」表達感情的結束與開始,如同一條輸送帶般,還要有「護」字,代表對這份愛珍而重之,亦有一層鼓勵,就是分手後的愛並不是消失,只是靜待下一位的出現。這種境界,彷彿是從歲月的歷練達成,而不是一朝一夕的。

作為表演者,衛蘭反而未如理想,對於粵語歌詞,衛蘭始終仍是很陌生,亦不太懂其文法,自然影響斷句的感情; 而且她像久未有現場演唱的練習,聲音還是會震抖,很多上高音的位置都很勉強,亦有忘詞成份,在她初出道時,本來形勢大好,現在的表現與狀態到底還是讓樂迷失望。

之後是新歌演唱的部分,2013年香港樂壇有一個現象,亦在這一夜顯現,那就是「翻唱當新作」。王菀之的《幻影》、G.E.M 的《你讓我灌醉》都屬這一類,而梁漢文、許廷鏗、李克勤、譚詠麟各自演唱的新曲,都有水過鴨背之感,但會是垃圾嗎? 那又不然。《半邊生命》是梁漢文唱給妻子的深情感激;《紙牌屋》是黃偉文填給李克勤的美劇系列二部曲,《魂遊太虛》是改編自《第24屆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最佳歌曲的季軍得主,不能皆言是佳作,但到底其創作意圖與曲詞訊息還是相當清楚。

最後一部分是左麟右李系列,讓校長盡情掀起高潮,嘉賓的伴舞,歌者的舉手投足,都全情投入在串燒曲目中,猶如兩人的演唱會預演,但若感受到與觀眾同歌同歡的熱情,也就不需多計較。

剩下的,就應由樂迷聽眾自行判斷,香港歌壇,真的已死嗎? 詞人不懂再填詞嗎? 唱歌的不懂再唱嗎? 幕前的,我們看到許廷鏗、鄭俊弘、C Allstar 等後起之秀,幕後的,有周博賢、藍奕邦、小廣等,在鑽研新題材,前輩的有林夕與黃偉文,還未到一線但有實力的歌手,亦可見張敬軒、謝安琪、G.E.M等,統統視而不見的,都不要緊,因為關心廣東歌的,就算多痛心,都自然會知道,主動去發掘,香港樂壇更多的可能性。

原文連結

周柏豪 《8》步入成熟多變的新方向

8

周柏豪

8

廠牌:華納 評分:6.5

你的評分

[starrater tpl=10]

2012年是周柏豪的人生轉捩點,亦是其事業的新高峰,好友的病,化為《只有一事不成全你》的後搖滾勉勵,亦是《Get Well Soon》從碟名到曲風到詞意的靈感來源; 外婆的死,造就《無力挽回》的情感釋放,成全了《Imperfect》專輯與音樂會的精選與總結,轉個角度去看,Imperfect 就是 I’m perfect。

七,若然是代表完美; 八,就象徵新的突破。上張《Imperfect》記錄了他在樂壇的成長經過,那《8》就是再起步作新鮮的嘗試。人紅了,歌曲受歡迎了,創作受肯定了,自然就會予樂迷期待,在最真摯的抒發過後,周柏豪可否成為新一代男歌手的代表? 八首新曲,是周柏豪出道以來曲目最多的一次,他的音樂在EP中有精緻的製作,但可否盛載一張大碟的重量呢?

曾經說過周柏豪的專輯風格,一向是「本体分裂」,「本」是周柏豪的心聲,「体」是面目模糊的大路抒情歌,但似乎《Get Well Soon》已解決了風格不一致的問題,《Get Well Soon》即使都是一半自家創作,一半假手於人,但那樂觀希望的基調,卻可貫徹統一地融和在不同曲目中,亦因為情歌不再是迎合市場,而是來自歌者的真情流露。來到《8》,二者結合的企圖更顯著,點題作《00:08:00》當中八分鐘,就像一邊耳機播放著《黑》《斬立決》,另一邊卻在高唱《Smiley Face》《宏願》,不協調的節奏與訊息,在互相衝撃。

毫無疑問,大眾樂迷都愛周柏豪唱深情的歌曲。他的聲線沒有先天條件,卻總有一種可打動人的誠意,於是派上保守的《我的宣言》也不為過,難得是宣示細水長流的愛情,總比從前當兵默默付出的慘情,來得更名正言順,更有正面意義,亦是他懂得了我歌譜我心後,更能掌握如何演繹一首歌曲的層次,那是一種進步,在《六天》《傻小子》還在摸索模仿時未曾有的自然流暢。

《雙.對》亦是幸福美滿的延續,依舊是淡淡然的旋律,簡單而內斂,不喧嘩起伏,那是周柏豪的簽署特色。上承《Imperfect》的大團圓,下接《我的宣言》步入教堂結局,作為一道橋樑,從另一種角度看事物,所謂 put oneself into other’s shoes,那就讓他步進她的高踭鞋中。歌曲在談男方要高攀女方,更甘願放低自己去讓她上得更高,是《高妹》「我沒有六呎高,我卻會待你好」式的甜言蜜語,也是在說不理旁人眼光,哪管登不登對,只要彼此相愛就好,同樣亦帶有向高處挑戰,不害怕而向前克服的勇氣。是以,這首簡短的歌曲作為大碟的引言,意境卻相當豐富。

銳意擴闊歌路的《8》,出現了很多第一次跟周柏豪合作的班底。《放過自己》由 Eric Kwok 作曲,張子堅編曲,有一點英倫流行搖滾的影子,在結他聲中運用假音及沙聲呼喊,再次證明周柏豪的聲音很適合控訴,或呈現陰暗憂鬱的情境。之前《雙.對》與《我的宣言》是輕緩的,重點在於舒服,就如渡盡難關後相守的境界; 然而進入《放過自己》就有了激昂的過渡,離開了愛情的沉醉,如同詞中所言,改變了看法,對世界洞察。那種對人生有覺悟的自白,很切合周柏豪一路以來的形象。而《放過自己》亦有回望之意,遙應不變的赤子情懷,類近的曲風,有當年《最後的三分十六》的憤怒與絕望,如今就懂得放開,懂得感恩,比前作增添了出路感。

王雙駿的《摔角》,相信是最徹底的蛻變,因為歌者從不擅長舞蹈類型,即使有強勁節拍的編曲,都多是青春勵志,而非舞池中大跳特跳,但要衝破舊有限制,就要豁出去,何況王雙駿的編曲極有嘉年華的繽紛色彩,如同狂歡的迷幻派對。中段的密集電子樂器運用,高潮前夕的氣氛鋪墊,歡呼聲及主持介紹聲的穿插,亦在表達摔角台前準備埋牙的期待,與及之後肢體纏綿的想像。可惜MV中看到周柏豪與女伴不太過電,身體擺動姿勢嚴重不足,這方面在現場表演時需要多加改善,始終是「瘋一場 癲一趟」的體現,全場演唱會大合唱「yeah yeah」時能否投入,就看周柏豪的舞台因子了。Big Shot Version 當然更能配合周柏豪的粗豪聲線發揮,混音更迷離,鼓聲更沸揚,打擊樂器的節奏感更強烈,但主音清晰突出有爆炸力,最後一段讓尖叫的背景聲音去得更盡更狂。

可惜,驚喜就到此為止了。也許唱開K歌的,會喜歡《雙人床的空位》,只是 Kenix Chiang 的旋律一如以往的水過鴨背,每次都是以曲作背景,讓詞人的作品成為主角,詞大過曲之名,在章霈迎的作品比比皆是,《苦瓜》如此,《非凡人生》如此,無風格無血肉,卻往往可以大熱。林夕的「強扮愛和被愛 不會變上帝」也許又能撃中樂迷的心坎吧。《你還怕大雨嗎》是國語咬字的大倒退,還是上趟《錯配》一手包辦歌詞,用情至深來得真誠,幸好,馮翰銘的編曲有想法,注入了輕柔的女和音與激烈的鼓聲間奏,又來一場本体的分裂融和。

出道第七年,周柏豪的唱與作,都漸趨成熟。走出了去年個人生活上的陰霾,喜見其歌曲的正能量,歌者的陽光笑容重現。但願第九張,第十張,之後的每一張,都可留下更多專屬的印記,減少本体分裂,商業主導的痕跡。

延伸分享:
香港樂壇這一代 – 周柏豪
是傻小子還是傑出青年? 周柏豪本体分裂的專輯風格
周柏豪 不思進取的Continue 無法前進

流行曲中的語帶雙關

ellen_show

語帶雙關,在流行曲中填詞的部分,
近日除了有之前已提及小克的《主旋律》帶出了雙重意思外,
還有很多寫得頗低調,卻能使人細意欣賞並思考的作品。

她結他 – C Allstar feat. Sim C

首先,歌名已經將「結他」二字玩了兩個意思,
其一當然指那樂器,其二就是在說歌曲的情景,她「結」他,去結識了解一個目標對象,
二者結合,就是這對有曖昧關係的小情人在以結他結交,合奏傳情。

在副歌中最後一句,「一呼 一吸 一起 像情愫吧」中的情愫,
是解作真實的情意,形容男女兩者愛情萌芽的狀態,
但若取其諧音,可成為「像情 掃吧」,就會是形容彈結他時掃和弦的動作,
於是那個一呼一吸一起,就可以是聯想到愛情的結合,又或只是音樂上的神交,
其實如想加強第二節歌詞部分的想像效果,改作「盡情 掃吧」就更有意境了。
小廣這一份歌詞,絕對稱得上雅俗並蓄。

你對我已經唔係好似以前咁 – ToNick

「舊時」一詞在廣東口語中經常讀作「舊史」,
ToNick 就借用來以「舊屎」來比喻過去了的事,應該像排泄物般沖去,不要經常重提。
其實「屎」與「史」的同音,是否也代表了在我們的文化中,歷史的價值?
歷史既已成往事,跟平常吃完的東西都總要排放走一樣,總要過去。

ToNick 這首「情歌」就教我們不應看著「舊時」,而要講「第時」。
「第時」好像跟「遞屎」又是同音的,
當「佢」講起「舊屎」,「我」就諗緊「遞屎」,
這其實代表關係確實好夾,可充分回應對方的不滿,
還是這樣才顯示雙方想法根本不同步不一致?

囂張 – 盧凱彤

這首歌原名叫作《選獸》,就是想帶出不要在競爭中失去自我的訊息。
周耀輝為「囂張」二字本意上的負面含意逆轉,
亦將共通的「獸」字與「秀」字共用,道出了兩種珍貴的意思。

前者要作美好的怪獸,
鼓勵每一個人都不要甘於平凡,忠於自己獨特的方向,
即使未必得到他人認同,都堅持有個人的稜角。
若以後者去解,就是要作美好的秀(show),
將自己最好的,都表演給觀眾看,
所需要的是,對自己的肯定,如同歌名所指,一份囂張的信心。

盧凱彤在台灣金曲獎提名的訪問中,就正正提到她現在的心態,
要為自己的團隊囂張,要為評審的眼光囂張,
但若沒有人選中的時候,又或遇暴雨狂風的時候,
也需要溫柔、自由地繼續囂張,
這裏的囂張並不是鼓吹自負,而是鼓勵堅持及相信。

你怎麼可以安心的睡著 – 戴佩妮

之前分析的歌曲都是以字意、詞意作雙關,
但《你怎麼可以安心的睡著》同一個問題,去問不同的目標群眾,會有完全不同的感覺。

第一次聽時,理所當然的會認為,這是對逝去情人的呼喊,
按這種理解看,副歌中的「睡著」「走掉」都是死去之意,
就像女朋友在高喊男朋友不要死不要離開她,撕心裂肺的煽情。

在知道歌曲的創作靈感,是源於一場交通意外奪走了情人後,
就發現兩句痛心的質問,「睡著」與「走掉」其實可以按字面解讀,
女主角在問的,可以是撞死她男朋友,不顧而去的司機,
因為他睡著而發生車禍,因為他逃避責任而走掉。

以動人的情歌去宣傳安全駕駛的一首歌,值得一聽再聽並從中記著。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