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浚龍音樂的好只是觀點與角度嗎

3

麥浚龍 Juno

問世 Evil is a Point of View

廠牌:Silly Thing︱ 評分:6.5

你的評分

VN:F [1.9.22_1171]
Rating: 8.4/10 (9 votes cast)

反覆聽著【Evil is a Point of View 問世】,不是因為專輯精彩得叫我忍不著聽完又聽,而是在全城讚好Juno時,這叫我反思究竟是我不懂麥浚龍的音樂,還是麥浚龍的音樂的出色是我忽略了?

麥浚龍用心用力用錢做音樂是不用質疑的了,這亦是在香港主流樂壇裏頭值得讚揚的地方。這專輯一如以往,整體音樂的統一性是頂級的。但除此之外,我還是找不到太多亮點。

反思一︰中文音樂中音樂與文字的關係

這專輯帶來的亦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在中文音樂中文字與音樂的關係究竟是怎麼????的呢?找來周耀輝及林夕填寫這個劊子手雛妓的故事,但這個所謂的故事其實又有什麼值得細讀?當中有什麼出色情節?這個故事在文字上及主題上,有什麼新東西,有什麼真的需要反思嗎?這個linear narrative,其實用音樂說出來,有需要嗎?音樂有幫助文字嗎?究竟這是音樂主導,還是文字先行?

問了那麼多問題,當然,我的判斷是這是為文造情,這是兩個詞人的文字作業,但出色嗎,藝術價值高嗎,否。這種將整個專輯化????為一個完整故事的做法在廣東樂上也不算是罕有事,像林夕為梁漢文在金牌時期的專輯,例如【六月的故事】,亦是其中一個,但出來的效果,與這張【問世】一樣,效果還是不標青。

反思二︰Juno可以唱少一點,音樂少一點vocal唱的部份嗎?故事有需要這樣多冗字wordy 嗎?

【Evil is a Point of View 】有的是廣東流行曲統一完整的製作,除了歌詞,整張專輯的音色都是統一地暗啞低沉。【Evil is a Point of View 】依然像【Addendum】,整張專輯有近一半歌曲都是耳熟打油詩一樣的廣東流行曲式,就算是這次在選曲上已經擴展到更多音樂人,甚至用上台灣的許哲珮及陳珊妮,亦沒有為旋律改善,個別歌曲旋律欠分明的輪廊,聽完也搞不淸那首打那首。

編曲亦有類似問題,除了那些所謂「型格電子」欠缺實際的實驗元素,不夠新外,不少作品想要打造Massive Attack 那些陰暗但爛漫美麗的電子流行曲,有些是較好的,但更多的都是平庸重覆,礙於唱、旋律到編曲的問題。最讓我不明白的是,其實一張專輯是否要所有作品都是如此wordy 需要密密麻麻那麼多字的作品?麥浚龍那單薄one dimensional 的聲線不斷表演vocal gymnastics 既不是音樂上的享受,亦不出他的聲線究竟與那些文字有什麼實際關係。當然,唱歌好不好聽自然是主觀事亦難以量化及科學化地討論,但麥浚龍的演繹肯定是他的音樂裏頭最弱一環,one-diemnsional 缺乏層次細致的演繹,重重覆覆唱來唱好都是那種樣板戲,想像看TBB劇那些明星演員演戲,套套一樣,換個造型換個髮型就當是演技,有點似Juno唱歌。

整體音樂三分好七分OK,實驗性不夠,流行度好聽度亦不足

無論是模彷久石讓的氣勢的《劊子手最後一夜》、又或是《初開》像回到九十年代無綫電視劇古裝戲的片尾曲,這專輯的音樂很多都盡是雞肋,平淡,要煽情又不夠煽情,音樂不夠深刻。

當然,還是有較好的,《你前來我過去》就是專輯的賣碟單曲,真正「好聽好唱」的K歌;《呻吟》中那話劇化的編曲更容易讓juno 唱出當中脈膊,orcehstral的處理帶起的起承轉合最能帶動情緒,可見孔奕佳帶來的新意,亦沖淡專輯整體混混沌沌的音樂氣氛 ; 《清靜》是在整專輯中的「電子」領域中最出色最獨特的作品。不過,我還沒有提及這張專輯中的真正亮點,就是蔡德才主理的《孽》。

蔡德才一直是Juno 的音樂夥伴中的低調一員,但每每都搶過了其他人的鏡,以前的《無念》便是麥浚龍其中一代表單曲,這次他編的兩首結合「東方」音樂元素與較arty/experimental較貼近minimal techno的電子音效亦是整張專輯的淸泉,亦最貼近專輯歌詞主題。

《如來像去》是首奇妙的Tango「舞曲」,以string 的plucking 回應「佛教」主題,再帶聽眾跌入煩擾紛亂的電子音域。不過,這只是整張專輯高潮的前奏,《孽》是近年廣東樂的出色音樂作業,由電子到二胡到最後的人聲合唱Acapella ,這才是叫做真正的音樂,真正的音樂實驗。尾段的大合唱既將故事變得更真實,亦令作品有話劇的氣質,突然人性化起來,十分精彩。

回想起來,若然這專輯是一個舞台劇的副產品,其實更具說服力,現在這專輯視他為主流流行唱片,它又不夠好聽;視他為偏鋒實驗,它又完全靠不到邊;當是一本讀物,那典型「罪與孽」的故事又沒有太多可讀性。Juno 善於做PR,在網絡如何展現他的魅力,讓一眾創作人音樂人粉粉讚好,很難不讓人覺得他的音樂確實是頂級——我聽完又聽,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這種洗腦式的mediatised narrative,確實有用的。不過,現在碟評終於寫完,終於。

專輯重點︰如來像去、孽、你前來我過去

延伸閱讀:盧斯達:麥浚龍、邏各斯、林覺民

VN:F [1.9.22_1171]
Rating: +3 (from 3 votes)
麥浚龍音樂的好只是觀點與角度嗎, 8.4 out of 10 based on 9 ratings

3 COMMENTS

  1. 我覺得 Evil is a point of view 是精彩的專輯,不過音樂的喜好是很主觀的,你覺得唔好,這個真的沒有關係。只是有兩點我不太認同:

    “全城讚好Juno” :完全不覺得有全城讃好,從來批評他的人比讚他的人多。

    另外你説 “Juno 善於做PR,在網絡如何展現他的魅力,讓一眾創作人音樂人粉粉讚好”:你這樣說會不會低估了一眾創作人音樂人的專業及智慧呢?

    VA:F [1.9.22_1171]
    Rating: +3 (from 5 votes)
  2. 音樂享受與喜好是主觀的,但我相信一張專輯可以用不同角度較「客觀地」量度是否有價值的——不然我也不會花時間寫碟評。這不僅是我的口味,如果這僅是我的口味,我會打四五分,亦根本沒需要公開與大家分開討論。

    這專輯在某些位置是有很高價值的,單從文字上,或是音樂執行到音樂的統一性,都是極高價值的。

    但從藝術角度,即是從創新性,原創性,音樂表達上等層面上,這張專輯卻不在高水平。

    當然,所有「客觀評論」都在乎出發點,我站在什麼位置,會與站在不同位置的聽出不同的聲音。

    而「全城讚好」這點,我指的是主流媒體的集體唱好,不是個人評價,你不能否認整個主流媒體都把Juno 搬到去神枱上。

    VN:F [1.9.22_1171]
    Rating: +1 (from 5 votes)
  3. 謝謝你的回應。

    其實我想了好一回,如果再回應會不會有一點無聊,但我又確實不認同「全城讚好」這點 …

    可能去年 Addendum 或嚴格來說是《羅生門》的時候算是「全城讚好」。但今年已經不是了,根本這專輯內所有派台的歌曲成績也很一般,沒有一首能打入十大。

    另一點我不認同是”一眾創作人音樂人粉粉讚好,只是因為 Juno 善於做 PR”。

    我是絕對尊重你的碟評,畢竟你們是專業,所以藝術/音樂上的批評,我不會去反駁,因為我是 Juno 的歌迷,我對他的作品自然多一點偏愛,也可以說出一百個喜愛的原因,但這些也是主觀的見解,沒有必要在此多說。

    但當説到一些「事實」時,希望可以中肯一點。

    VA:F [1.9.22_1171]
    Rating: +5 (from 5 vot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