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歌手向市場妥協賺滿錢,當遇到不利自己情況時便憾嘆主流音樂生態不健康,其實自己卻一直同流合污;有些歌手則一直緊守自己立場,不妥協,忠於自己,不向不合理環境低頭。這個樂壇太多明星口口聲聲稱自己做artist或藝人,但其實他們知道什麼叫創作什麼叫藝術嗎?還是他們只是捧著音樂聽著唱片公司的說話看著市場研究及口味來作一門生財工具?

說實話,除了慘情歌,Jade決不能唱別的歌,無他,因為慘情歌最適合她:「一路唱慘情歌,其實真係要轉吓歌路,人哋睇我演唱會都係鍾意聽我唱慘情歌,見過有人喺台下喊,原來失戀聽我嘅歌係會醒o架,我知個市場需要我啲咩,一轉歌路就會出事,與其係咁,不如就做個失戀達人啦,其實我都一樣由相戀到失戀再相戀先到結婚,原來唔失過戀係唔知咩叫做幸福。」

有那麼多東西值得批判,早就應該有人站起來,為什麼等毒死人了才站起來?非要人進醫院了才站起來?中國人聽假音樂聽了太長時間了,靈魂早就死了,沒有創造能力了,為什麼沒有人站起來說這事?

偷偷感激你︰如果好聽 人人大讚 但又唔買碟 後果會係A)唱片公司向市場妥協, 下隻碟出K歌補救局面, B)繼續堅持音樂路線, 銷量繼續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直, C)冇下次 A) 例子 梁漢文 2003/03四季 關心妍 2006/Jade Loves 楊千嬅 2006/Unlimited 何韻詩 2008/Ten days in the madhouse B) 例子 王菀之 2009/On Wings of Time 麥浚龍 近年所有唱片 C) 例子 盧巧音 2005/天演論 梁詠琪 2005/Look 劉美君 2009/Queen of hardships

【出版獎】 ■最佳年度歌曲獎 完美落地《把我換成你(十年幕後創作精華 電影電視主題歌曲專輯)》/赤腳不辣有限公司 諾亞方舟《第二人生(no where-末日版)》/相信音樂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於是長大了以後《於是長大了以後》/亞神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說到愛《說到愛》/亞神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那些年《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台灣索尼音樂娛樂股份有限公司

轉載︰蘋果日報副刊(原文) 回歸 15周年之政歌風雲:河蟹入樂壇 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 由 1997年至今,幾多「生物」無故消失了,我不知道、不記得、也不明白;只可肯定,有一個新物種突然出現了,叫做「河蟹」。「河蟹」全球僅中國獨有,堪稱國寶;而比另一國寶熊貓更強的是,河蟹可自行繁殖,毋懼滅絕危機;活動範圍廣大,從實體至網絡無遠弗屆,所至之處皆一片和諧,比出名懶郁的熊貓,更具親善效果。最近就有一隻河蟹被輸出至香港流行樂壇,唱片工業中人,你們怕不怕?記者、攝影:劉嘉蕙(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990詞人說:那時心腸單純 達明一派新歌《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 2012(你 Chok定唔 Chok)》(下稱《排 2012》)近日得到河蟹「寵幸」, MV遭微博禁播,足本演出無法在「 CCTVB」呈現,稍為留意香港樂壇的人都知道,把政經社運娛圈人物串連成歌詞的歌,達明不是第一次做。早於回歸前 1990年,周耀輝就為達明寫過一首《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時為六四翌年敏感時期,無綫製作的 MV加入坦克車插圖,於楊尚昆、魯平、李鵬等領導人當中穿插,今日在 YouTube上重溫,至知道有多經典。「那時心腸很單純,我們想玩鄭君綿的《明星之歌》,但當時是六四翌年,香港經歷了大震盪,我們不能太天真的只把演藝明星放進去,所以加入了社會上其他的明星;『明星』這個字,可以解『耀眼』、也可以是『刺眼』,總之就是當時最『燦(音殘)眼』、有機會影響香港未來的人物。」填詞人周耀輝說。《排》收錄於達明 90年推出的六四概念大碟《神經》,此專輯由周耀輝包辦大部份歌詞,那時天曉得甚麼叫河蟹! 「隻歌出來時一定有引起談論,不是這些名字『係咪出得街』,而是名單中有沒有滄海遺珠。 90年時大家不停思考前途,這隻歌很具體地收集了一班人,就好似在問『咁點吖?你覺得呢班人信唔信得過?』」2004年,達明開復合演唱會,找林夕和黃偉文為《排》填新版,周耀輝也有份參與,感慨 14年間人面全非。學者沈旭暉曾點評,名單反映香港「整全視野的萎縮」,人物江湖地位不比從前,周耀輝有同感。「 04年寫的時候,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否經得起時間考驗,事後回想,好似唔得喎! 90年那些名字是永垂不朽, 04年的,頂多叫當時得令。以娛樂圈為例,以前的梅艷芳,影響力去到內地,可以號令各界;到 04年最紅的周杰倫,一來不是香港人,二來他的地位也不是那回事。 90年代後,香港已無法生產出像張國榮、梅艷芳這一類明星,整個香港在大中華區的影響越來越細。」 90問號 04逗號 12句號 玩味名單人物之餘,勿忘留意歌詞結語: 14年間,香港由「佢哋各位發光/呢眾星閃爍永垂照香江」變成「佢哋各位救港/請阿 Sam開夠百場撐香港」─由盛年急轉入深切治療部!周耀輝以三個標點符號概括三《排》,又或者說,香港。「 90年是問號,不知未來是吉是凶,我們看着鄧小平搞改革開放,轉頭又出現六四,看似盛世的背後有很多不明朗因素,香港處於一個曖昧狀態。到 04年,知衰囉,是一個逗號。 2012年再講鄧小平,我覺得有種無助感,好像香港已進入不能扭轉的局面……跟 90年相比,我無法不覺得是句號。但我希望未來會有改變,我們要尋找破折號。」填詞廿多年,經歷過百花齊放的黃金時期,到今日「河蟹」橫行,他覺得莫名其妙,「講真,一隻歌咋嘛,使唔使咁驚!對於河蟹,可以憤怒,可以埋怨,我選擇樂觀:現在網絡世界流通,東西自然會流傳,可能因為河蟹,大家更加想聽。」審查他也試過,最近一次是為黃耀明寫的《下流》,到內地被改名《逆流》,他的態度是,底線照衝擊,審批不過先算;不覺得是委曲求全,反而視為挑戰,「我不是沒有選擇,我完全可以選擇做地下音樂,但我揀得流行音樂,就要作出適當的妥協─所謂妥協,其實是考驗我如何用更聰明的方法,讓人家同樣 get到。」周耀輝語調非常溫文,態度卻是眾多受訪者中最強悍的,「作品有自己的活力,我哋無咁易俾人砸死!」 詞評人:政治歌無少過 年紀不太細的話,都會記得回歸前香港樂壇曾經如何熱鬧,連台灣歌手羅大佑都高唱《皇后大道東》, TVB《勁歌金曲》甚麼歌都播。中間很長一般時間,我聽不見流行曲有稜角。詞評人梁偉詩說,流行樂壇一直保留批判性,但大家聽不見:「從質與量來看,我不覺得回歸後社會政治題材的歌曲有減少。點解大家唔覺,一方面是資訊娛樂豐富了,注意力分散,變成你做的事,比較少人注意,像陳奕迅的《超錯》(潘源良填詞),其實是講社會的,但大家只當普通情歌聽;而唱片業萎縮,更導致唱片公司只可以揀最穩陣的情歌派台,另類題材被放在 side...

轉載自科技報橘 根據調查,三分之一的瑞士民眾從網站下載未經授權的音樂、電影和遊戲。跟其他國家一樣,瑞士的娛樂產業也抱怨網路盜版讓他們蒙受鉅額損失。因此,從去年開始,政府開始思考是否該對這樣的現象做些什麼。 瑞士政府展開一項研究,試圖找出網路下載行為對社會造成的影響。他們進行調查,也借鏡荷蘭政府去年的研究,最後決定維持個人用途的檔案下載合法性。 研究報告指出,每當一個新的科技媒介出現時,總會出現一些「濫用」的行為,這是科技進步時,必須付出的代價。在這樣的情況下,贏家是那些能運用新科技,提升競爭優勢的人;輸家則是那些沒有順應科技發展,並且持續維持舊有商業模式的人。更何況,即便是在盜版猖獗的現在,娛樂產業也未必虧錢。 瑞士政府認為,娛樂產業反對所有的技術創新,是出於對於自己商業王國將會倒閉的恐懼,這並非面對環境改變的良好態度。這份研究報告還檢視了一些反盜版法,以及其他國家近期對盜版採取的手段。研究指出,法國今年就花了 1200 萬美金(約 3.6 億台幣),瑞士政府認為這筆金額太過高昂。 因此,瑞士政府給娛樂產業的建議是,他們應該適應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否則就等著倒閉吧。他們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必要修改法案,因為無法證明下載行為對於對於國家文化產業有任何負面影響。 (資料來源:DemoWalls;圖片來源:VectorStock)

相信不少3cmusic樂迷對昔日/今日滾石都有份情意結,這裡特別轉載前陣子內地《睿士ELLE MEN》試刊內一篇音樂專題。 滾石沒有告訴你 文: Sean (原文授權轉載) 近來,梁靜茹正式從滾石系出走之後的第一首新歌,找來前滾石人李焯雄共襄盛舉。這首名為《情歌沒有告訴你》的情歌裡這樣寫道:“只唱勇氣沒勇氣,還是沒結果”,“在每個夢醒時分,誰會陪你數傷痕”。兩個曾經的滾石人交出的這份情書,算是距今最近的一次表白。人們應該見慣了這麼鑲嵌密碼,只是在mp3代替了CD之後,伴隨網絡成長的一代人不會記得滾石這個標簽的特殊意義。這樣的密碼似乎解與不解都不再重要。滾石三十週年之際,有這樣那樣的紀念,如此這般的追思。這些已無法證明甚麼,一切都遙遠而陌生。 若有新生代將李焯雄、梁靜茹的事跡當作滾石的代表作,進而衍生出自己的一套理解,並不值得奇怪。李焯雄因莫文蔚聲名鵲起,梁靜茹在個人演唱會上見證一次又一次的求婚成為情歌新教主,這個時期滾石已經強弩之末,掙扎在國際大公司的傾銷式宣傳與網絡時代的數字變革所構成的夾縫中。如此一來,兩個人的情書更像是借著風勢去往下一站,而不再是對那個標簽的純粹懷念。 滾石在最近十年的歌單裡的確鮮有作為。五月天,梁靜茹延續了滾石的市場生命,但他們的操作方式與滾石曾經的宗旨早已無關。是的,在滾石三十年,唱片公司不再考慮自身特色,都在努力簽下暢銷歌手維持自己的業績。若不是五月天和梁靜茹,滾石會比現在的狀況更加窘迫。這時的滾石與其他同業已看不出分別:包裝愈加年輕化,定位愈加偶像化,歌曲愈加簡單化。這是滾石近十年來走的路,也是所有唱片公司走的路。 這十年裡,滾石推出了不少年輕偶像和一些年輕樂團。他們迅速曝光又迅速沈寂。也並不是說滾石裡沒有成功的藝人,數個旗下藝人都曾經獲得市場肯定。可是他們的成功並沒有給唱片公司帶來好運,最後也不過紛紛出走。眼下滾石網站上列明的只剩下16組藝人,當中部分還沒有發過大碟。無論是聽眾還是唱片公司,都可以簡易地將他們分為唱將,偶像,創作人和樂團,卻無法進一步詳細討論他們的差異。公司很誠懇的尋找了許多有名頭的班底來為歌手們打造唱片,搜羅了許多歌來填滿空位,不過效果甚微。畢竟唱片、歌曲和藝人本身如果沒有那種奇妙的化學作用,便很難有作為。日益低齡化的市場讓唱片內容更加簡單,所以滾石的歌詞很難再讓我們感觸,或者掉淚。那些字句我們不一定會記在心裡,好像平仄遊戲,聽過就忘記。有時我們看到陳升和萬芳還在滾石旗下發行自己的新唱片,還是會激起心底一些關於滾石的,熟悉的暖流,不過也僅此而已。 而李焯雄一筆囊括的貫穿90年代的銷售代表作,曾經每一首都叫聽眾揪心。這些音樂作品製造過大量錯覺,讓人以為時間可以很慢。隨著互聯網的騰飛和音樂數字化,那些假象統統被拋諸腦後。年輪飛快,時計不等人,一首歌可以輕易被留在遙遠而又臨近的過去,不必再翻出來。90年代因此顯得很陌生,即使大部分聽歌的人都來自那個年代。90年代的滾石被迅速埋在數碼廢墟裡,卻在部分人的心裡留下了壯大和繁盛的過程。《夢醒時分》,《傷痕》和《勇氣》恰恰是三首貫穿了這個十年的關鍵字,也恰恰都和李宗盛有關。在八十年代末,李宗盛借由操作張艾嘉的成功經驗,開始為陳淑樺樹立更都市,更當代的女子形象。這恰恰是滾石在接下來十年的事業擴展方向。他們將旗下的藝人從恬淡的生活境況和詩一般的隨想感悟中拉出來,放在台灣愈加成熟的都市化進程之中,或者招徠現代味濃的歌手,加速自己的摩登。民歌的簡約背景換成了繁華的日夜,自然和詩詞情緒都被日益緊張的人際關係和工作生活拉扯,退到次要的位置。 這十年裡,李宗盛,小蟲,陳升等人將話題收攏,在情感裡九曲回環,撰寫出都市人的心理變化。林憶蓮的《傷痕》成為滾石這一舉措十年內的巔峰,也為滾石打下一劑強心針。此後數年,滾石都將都市怨曲作為主打路線,不斷推陳出新。以此為前提,滾石延伸出的觸角也達到多個層面。歌手的定位和包裝更為考究:喜愛依附另一半的小女人,愛恨糾纏的第三者,頑皮可愛的少女,外冷內熱的都市麗人都有清楚明朗的分界線。男歌手也有各個階層的不同代言人。《最近比較煩》更成為男人調侃自己的絕佳消遣。 因風格論,滾石同時也不想一味守舊。張培仁另辟蹊徑,開啓了滾石下的子廠牌魔岩,為聽眾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可能。各種“反情歌”和“非情歌”一時間飄於半空。這次拓展,也加速海峽兩岸的音樂交流。魔岩三傑成為內地原創音樂的神話,而魔岩其後更簽入大量非傳統意義的女歌手,改變了台灣本土的審美格局。因魔岩在內地的嘗試,滾石在地域上不甘人後,迅速在香港和新馬等地設立分支,企圖全面滲透華人世界。 滾石在90年代的成功是市場分析的勝利,尤其是李宗盛一次又一次精准的判斷讓許多藝人從定位和歌曲雙雙勝出。複雜繽紛的產品線八面玲瓏,照顧到了所有聽眾。我們為了體驗一次又一次戲劇化的情感糾葛,也不斷光顧滾石,甚至認定那就是滾石。然而滾石唱片的人文,並不是這種市場設定,也不是滴水不漏的受眾覆蓋。八十年代的滾石,八十年代的流行音樂氛圍只可留在當時。借助民歌的興起,滾石操作了相當部分民歌手。這些民歌手能寫能唱,不施粉墨也足以動人。他們的自彈自唱,有點自顧不暇的味道。倒是唱片公司設定了更廣闊的角度。這些民歌手走入錄音室,擁有精良的錄音技術做後盾,唱出了“叫我不想他也難”,“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還有“我們的戀呀,像雨絲”。這些但凡和民歌沾邊的唱片,日後都被選入《台灣百佳唱片》一書,再傳到內地,成為內地人心目中台灣唱片的聖經。滾石的神話,恐怕就是從那時奠基。

星勤盤點派台歌 第四期 不經不覺,星勤盤點派台歌已經來到了第四期,頭三期當中,有多少首歌曲你是喜歡的呢?對我來說,好像真的不太多。會不會是因為唱片公司都喜歡在下半年才出擊呢?今年這個 2 月下旬派台歌曲數目不多,只有 13 首。現在就開始來逐首盤點吧! ===================================== 有些歌手,他們真的是新人,所以還未被大眾認識。但有些歌手,出道好一陣子,每次推出新歌時還會被以為是新人。以下這幾個名字,你開始有印象了沒? Ever 孩子先生 ToNick feat. Masta Mic 善忘哥 梁佑嘉 feat. Blackbox 彼德保羅與瑪莉 Sigma 後男友 我認為有人會覺得《孩子先生》是 Ever 第一首派台歌。又或者你聽過 Ever,但又說得出三位成員的名字嗎?他們是主音家豪、結他手韜以及低音結他手家傑。2007 年由 Beyond 成員世榮帶著出道,早於 2008 年已經推出過首張專輯「One」。今次的新歌《孩子先生》感覺就像一隊成軍很久的樂隊的歌曲 (其實 Ever 早於...

星勤盤點派台歌 第三期 2 月 15 日,第三期星勤盤點派台歌要出爐了。這次有 21 首派台新歌,其中多達一半是國語歌曲,也有歌手一口氣派上兩首新歌讓大家選擇。一切都盡在今期的內容之中。 =============================== 昨天是情人節,你又如何渡過呢?我就在工作中渡過,也和朋友去唱了 K。二月十四的約會,有情人開心嗎?單戀中期待嗎?還是分了手只能望著照片… 雞蛋愛石頭 吳雨霏 愛情是吃的 泳兒 唇印 薛凱琪 先苦後甜,就由 Kary 這首開始。苦戀還是大家其中一個最愛的歌曲題材,林若寧以雞蛋撞向石頭的蠻勁和愚笨去比喻努力經營一段已變質的愛情。Kary 已經是很多少女和 OL 的苦戀歌手代表,《分手要狠》還是《逼得太緊》,都是她們心中對號入座的目標,這次由 K 歌之王伍樂城寫曲和編曲,他和 Gary Chan 共同監製之下,明顯地再次對準這群女士的心理,亦為 Kary 的苦情女歌手形象打造更深的基礎,在這個方向去想,其實是成功的。然而,上一首派台歌《我傻女》在題材和曲風上並未有太多分別,容易令人有一種「又是這樣」的感覺,也忽略了 Kary 其他的可能性。假若有看 Kary 的演唱會,應該會更期待她有別於苦情的演出,可是唱片公司有不同的考量吧,我們就只能繼續聽她為我們「訴苦」了。 甜的感覺要開始滲出來了,泳兒在《有誰來愛我》後,派上了這首比較有型的歌曲《愛情是吃的》,這首歌並不容易討好聽眾,需要一點時間去細味歌中的起伏。作曲和編曲的 Cousin...

星勤盤點派台歌 第二期 恭喜發財!今日是大年廿八,先祝每一位樂迷新一年聽出耳油,歌手們繞樑三日,至於香港樂壇,當然是苦年完結,吐氣揚眉!每一年都有一些歌手朋友推出賀年作品,今期就由過年歌開始吧! Part 1 過年了! 01 叻叻兔福星 杜汶澤 蔡卓妍 王祖藍 洪杰 鄭家維 陳家樂 02 小明去拜年 李家仁 03 福星高照迎新春 區文詩 吳彤 葉慧婷 迪子 張子丰 英皇唱片打從《孖寶 668》起,每年不遺餘力地推出一首賀年歌曲。踏入第 9 年,推出《叻叻兔福星》,由王祖藍將《財神到》、《隆重登場》、《下一站天后》及《活著 Viva》歌詞重新改編,並聯同阿 sa 以及杜汶澤一同祝福香港人。賀年歌好像沒有好聽不好聽之分,氣氛永遠比歌曲本身質素重要,但今次這首的確比往兩年好。為了感覺人才濟濟,今年唱歌的歌手與去年完全不同,但問題是,洪杰、鄭家維和陳家樂的聲音呢?聽畢整首歌,我也只聽到三位歌者,整首歌大合唱的部分其實接近沒有,恐怕連和音都唱得比這三位歌者多。而且專輯亦推出得毫無新意,可能因為這張專輯無論怎樣出,都會有一定的銷量吧,感覺是同一張專輯,然後每年推出新版一樣 (通常專輯新一版都是比上一版多首歌或多一個 MV),希望以後可以給大家多一點變化吧。 近來常聽到一個問題:「小明還需要多久才能回家呢?」由坐火車到上廣州,今次去拜年了。還是同一句,賀年歌氣氛永遠比歌曲本身質素重要,只要歌者是李家仁醫生,就已經有好大的氣氛了,就像是我現在 Facebook 的 profile pic,見到李醫生,他無需要做任何動作,已經是農曆年拜年照片了,我想,「上腦」就是這個意思。今次韋然在歌曲上未有太多洗腦地方,歌詞也沒有「你我哈哈笑」,但一句「李家仁與謝金燕 齊齊唱隻嗶嗶嗶」已經夠大家笑足一個兔年,又甚至已經有人發起兩人來個《嗶嗶嗶》合唱版,或者做一首新歌叫《小明嗶嗶嗶》!令人開心快樂,李家仁醫生是完全做到了,希望大家身體健康,只在 MV 見到李醫生啦。 環星唱片最出名就是有一班資深歌手,為了洗脫這個形象,開了 Music Next 這個部門,簽一些令人感覺較有活生,較後生的歌手們去吸引年青人,今次是他們第一次的大合唱。可是歌曲本身比較老氣,以上面兩首去作比較的話,實在是比較傳統的一首賀年歌,未必可以令人感受到應有的青春活力,如果這首歌由環星的一班前輩唱可能還會比較合適。歌詞方面有幾句實在摸不著頭腦,我們會說「激到生蝦咁跳」,但這首歌入面卻有一句「祝福你年年生蝦咁跳」;還有「恭喜你身體力行」,好像文法上和意思上都難以理解,不過,還是這句:賀年歌氣氛永遠比歌曲本身質素重要,所以我們也就不深究了。 ==================================== 這半個月有 10...

1月25日 | 信報 音樂洗耳 | 月鳥 人生的一個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過對於本地Indie樂隊來說,十年的確是漫長遙遠的日子,畢竟在這缺乏支援的環境下,要維持長時間合作不是易事。不經不覺,本地二人清新組合The Marshmallow Kisses(MMK)已經成軍十年,時光倒流到十年前,當時本地Indie樂圈忽然冒起了很多一男一女的二人組合,MMK是其一,還有PixelToy、My Little Airport、在草地上、StealStealGround等等,多麼熱鬧的境況,可稱得上是Indiepop小陽春。 返回三千六百五十多日之後,情況歸於平淡,PixelToy忙於幕後工作多於自家創作;在草地上差點變成一碟Band,事隔八年才帶來《微笑》EP後首張專集《未命名》;StealStealGround自一碟同名專集後便名存實亡;My Little Airport是唯一持續生產的一隊,化身社運分子,定期發表新曲新專集,可是還是喜歡從前天真瀾漫的小機場多一點;至於MMK,原來跟在草地上殊途同歸,說的不是音樂風格,而是大家不約而同發表了一張優秀的EP,之後卻失去蹤影,幸好最後幾經風雨終於帶來完整的full length專集。 甜美音樂衝出香港 於2000年正式組成的MMK,成員只有Edine和Peter兩位,筆者自幼跟Peter認識,中學年代曾經借他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結他噪音經典專集Psychocandy,現在心裏暗自慶幸沒有把他帶「壞」,依舊彈得一手好結他好鋼琴,假若當日禍及他變成Noisenik份子,便聽不到MMK可愛之音;至於Edine,因英國純情派Brighter的Laurel唱片而認識,她在家中自製不少簡陋的Bedroom-Pop小品,後來介紹他倆認識後一拍即合結成MMK,順理成章玩起清新開朗的Indiepop風格。首作是04年發表了的I Wonder Why My Favourite Boy Leaves Me An EP,內裏記載了最甜美動人的清新音符,那清脆的結他、柔弱的鼓擊、流麗的琴弦、和諧的唱詠,配上美妙的調子,我敢大膽說句,是本地有史以來最出色的Indiepop唱片,登上香港外語歌曲流行榜的冠軍之餘,也有作品成為Nike、 McDonald、JVC、台灣統一等知名品牌的廣告歌曲,同時還參與日本的「米國音樂」、台灣的Silent Agreement、新加坡的Peach Records、英國的Make Do And 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