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迅 What’s Going On…? 廠牌︰UMG | 評分︰7.7 easonwhat.jpg

你身邊的朋友對《裙下之臣》的反應如何?普遍都離不開「只記得擺呀擺呀」的評語,認為有跌Watt之疑。陳奕迅跌Watt嗎?且看你自己如何定義何為「跌Watt」,如果以流行性而言,不能否認是下滑了,缺少了《夕陽無限好》等雅俗共賞之作,亦少了《阿牛》的K場作品。不過,以音樂性而言,那就可商確。正如陳奕迅在附送的DVD【What’s Going on with Eason】所言,這張專輯除了《群下之臣》外都是不夠搶耳的,意思不是說不動聽,而是歌曲的味道是會經過反覆聆聽而聽出更多感受來。

陳奕迅續說,他越來越愛簡單的音樂,也許這頗能概括三十有二的陳奕迅的音樂取向,除了「浮誇」的陳奕迅外,也許追求較簡單不取巧的音樂才是陳奕迅的音樂大方向。正如他口中很喜歡的《不如不見》一樣,鋼琴加上敦樸的絃樂,他以低音依稀細說著與舊愛重遇,感覺的變遷,「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而且,可留意的是陳小霞的曲如果調高音調,再作個煽情的編曲,有望成為市場大熱,唯陳奕迅沒選擇這樣的處理。

所以大概可以理解在Davy Chan、C.Y. Kong、Alvin、梁翹柏及陳奕迅自己監製下的【What’s Going On…?】會偏離市場渴求的流行元素,音樂正如唱片設計以黑色作基調,陰鬱沉實,陳奕迅的音域也欠缺以往的廣闊,遊走在起伏不大的樂曲中輒以高音調輒以低音調的曲調。

在絃樂、結他、電子音效下的高潮迭起的《裙下之臣》勇敢地說出每個人的內心陰暗面,那有人一生只愛一襲裙?黃偉文似是替《美麗有罪》來個延伸演繹。《裙下之臣》的曲式還出現在《白玫瑰》與《黑擇明》這兩首出自不同手筆卻都帶著藍調的兩生花,前者李焯雄似是玩了一場白玫瑰的自由聯想的遊戲,表現出白的高貴冷漠而美麗;後者林夕則以黑澤明為起步思想跳躍到「人生如戲」帶出愛惜生命的訊息。

《最後的禧皮士》令我聯想起【Nothing Really Matters】中《Made In Hong Kong》的爽快搖滾作,梁翹柏以鼓聲作主導而加入明顯的Sampling音效,效果遠遠壓過純粹以快打慢的《心深傷透》,後者的結他、貝斯的編排實在太陳舊。陳舊的感覺同樣在《解藥》出現,出現在黃偉文的歌詞上,以「解藥」作比喻未免陳腔濫調,幸好這首像是陳奕迅寫給梁漢文《PG 家長指引》續集的曲子在細膩出色的編曲下仍然表現出陣陣的悸動,想起《我的世界末日》會想得太遠嗎?《粵語殘片》一再繼承陳奕迅在碟末都會置放輕鬆小品的做法,陳奕迅柔順而跳脫的連音唱法唱出周博賢筆下回想少年時光的情懷。

【What’s Going On…?】這次的製作雖大抵是國語專輯【怎麼樣】的延續,然而對於出動已十載的陳奕迅來說,基本上可以演唱的曲風都大概嘗試過,慶幸擁有音樂頭腦的他能夠在每張專輯的企劃上作出明確的分野,每次與不同製作單位合作而令自己的音樂不會固步自封,或是停留於某種特定風格,才能製作出這張充斥著真樂器的沉醉專輯。

陳Damon,或Chan大文,愛音樂聽音樂讀音樂寫音樂。中學時開始是網絡活躍份子,開始對音樂講東講西亦開始與音樂結下孽緣。最終由網絡寫到實體傳媒,文章散落在NUYOY、南方都市報、明報及信報等。

構成陳大文的材料除了音樂還有城市、電視、藝術⋯⋯你有興趣嗎,那歡迎你到好人角落【長角】。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VN:F [1.9.22_1171]
Rating: 0 (from 0 vote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