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處理HA 的手法是徹底的政治打壓

政府執法部門高調向香港live house Hidden Agenda 選擇性執法,窮追猛打,每次都有相當部署與人力調動,可見政府不僅是針對HA 作為一個藝術、音樂場地的功能與定位,而是要打壓其孕育次文化的重要角色。見證了政府這麼多年的惡意針對,我們不應再幼稚地理解這些執法是政府在打壓音樂或藝術發展,這些選擇性執法有更深層次的含意,就是政治打壓,可視為政府縮窄言論自由與表達的其中一措施。

音樂與政治是昔昔相關是人所皆知的事。政府關心的不是工廈問題,不是音樂問題,而是政治顧慮︰HA 作為香港唯一一個主打獨立音樂,積極推動如Metal, Experimental music等次文化。次文化有不同細微的政治取向、不同的意識形態及不同的表達形式,但它們都有一個粗略的共通點,就是都是顛覆subversive 與及左傾Left-leaning。由雨傘運動開始,香港年輕人更積極參與政治運動,再加上近年「港獨」論述終成主流,香港,又或者直接說,大陸監管下的香港政府,當然會開始有更多維穩行動,打擊港獨或反政府的聲音。

所有極權、專制autocratic 的政府都例必限制文化,中國大陸如是,俄羅斯如是。一國兩制崩潰,香港政府受到大陸積極干涉,就算沒確實證據顯示政府真的作文化審查,但大陸在中國大陸國內積極打壓「政治敏感」的香港歌手,早已令傳媒到流行文化已逐漸沾染上大陸自我審查的風氣——所以政府打壓香港的次文化發展場地,根本沒任何半點驚訝。

Hidden Agenda 被打壓,請不要再視為政府打壓藝術發展,或者是低能到真的相信他們每每勞獅動眾去執法是真的「出兵有名」,錯在HA。Hidden Agenda 象徵的是香港追求自由表達的價值,HA被惡意打壓,正是香港文明,香港民主被大陸政權侵食的最佳見證。君不見表演場地如1563 at the East 等表演場地被打壓,不單是因為他們「拎正牌」,真正原因是他們只是做政治溫和的香港流行或獨立流行,而不像HA一樣引入外國多姿多彩敢言敢不同的次文化小眾音樂。對沒文化的香港政府,它們就像是威脅政權的洪水猛獸,只懂追著警察打的刁蠻暴民。

各位音樂愛好人及同業,不能再坐以待㢢,及相信HA 只是個別被針對了。

燃燒吧我們的小宇宙2017開 Part 2

聯同一眾indie 單位合作,以兒歌作主題的【燃燒吧我們的小宇宙】音樂會反應熱烈,Milkshake Music決定在六月十七日開Part 2,在九展Rotunda 2舉行,參與單位如下

KOLOR
新青年理髮廳
Subyub Lee 李拾壹
Nowhere Boys
ToNick
Yellow 野佬
Yuki Lovey 勞嘉怡

燃燒吧我們的小宇宙2017 Part 2

日期| 2017 年 6 月 17 日 (六)
時間| 20:00
地點| 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Rotunda 2
票價| $360 (全企位)

大陸全女班boy band未出碟先興奮,引起國際關注

大陸浙江的FFC組合的分支 FFC-Acrush是全女班但卻全以中性打扮,打正旗號是女生boy band。他們的形象在大陸大受歡迎,未正式推出單曲,在微博已有過七十萬followers,國際傳媒更因此報導。她們尤其受女生歡迎,經常接獲女生的情書。首支單曲《行動派》走歐美流行,即將推出。

雞蛋蒸肉餅、檸檬雞髀及The Bright Lights 聯手送上Stage Hungry!第二餐

由扭耳仔 New Ears Music、1563 at the East與wow and flutter聯辦的Stage Hungry! 第二回2nd Meal將會在五月九日舉行,地點為1563 at the East。這次line up 是GDJYB 雞蛋蒸肉餅、檸檬雞髀 – LingMonKaiPe及The Bright Lights三個香港單位。

Stage Hungry! 2nd Meal
日期:5月9日
時間:21:30 – 23:00
地點:1563 at the East
演出:GDJYB 雞蛋蒸肉餅、檸檬雞髀 – LingMonKaiPe、The Bright Lights

周柏豪 2017十周年演唱會 – One Step Closer

Everyone is one step closer to your dreams. Keep Going.

這是周柏豪2017年專輯《One Step Closer》的一句標語,呼應了三年前演唱會時期推出的大碟名字《Keep Going》,如今《One Step Closer》再回歸紅館,亦趁著出道第十年,有著回顧的意味 – 不止是其努力過後的成果,也是一路走來真誠分享個人生活的集合見證,演唱會亦是一次感謝祭,對象從台下的歌迷,數到台上的音樂與舞蹈團隊,還有最重要的愛人與家人。

夢想與純真

從《Keep Going》到《One Step Closer》,對周柏豪而言已不僅僅是向前邁進一步,事業與愛情都已登上高峰,應已達成他某種生命階段的夢想。周柏豪圓夢之外,也將這份追夢的衝勁分享給樂迷。以《同天空》開始,從他出道的起點開始唱,就只有一把結他,一把沙聲,盼望將這聲音傳揚更遠;到最後《金》道出對烏托邦的追求,有一群同道伙伴的支持,聲勢澎湃,能量結集,金光佈滿舞台,再化成粉末式的碎花散落全地,如同將曲中黃金絲帶的美夢成真。

因著這份單純的心靈,因著回到初衷,將《宏願》與《最好不過》轉為童趣的表演就相當討好自然,甚至覺得《宏願》本就應該如此歡樂而非悲慘,畢竟微小願望去入戲院去抱回這份暖,就是一種孩提的天真,在周柏豪的口琴吹奏下的《宏願》比本來的編曲更簡單,因著真誠的熱心,還原本身這首歌應有的宏大,實現了「將光陰扭轉」的美好。小小的夏威夷撥弦樂器Ukelele 與讚揚媽媽的《最好不過》同樣相襯,讓熱鬧樂聲 (尤其過場一段喇叭演奏) 帶領全場回到童年時。

記著與感激

周柏豪的歌曲向來都有一種「記念」的訊息,如2010年的《Remembrance》專輯命名,演唱會上他多次強調要記得這個晚上,要記著這十年的音樂旅程,所以全晚最後一曲正是《還記得》,提醒我們不要忘記曾經與他的歌曲同行,生活上的熱情與激情。要記著今天,才有日後寫下歷史的傳奇,人人都追隨《莫失莫忘》的原則,才會成就全民打氣的《後援》團隊。

周柏豪藉著演唱會歌頌自己的《後援》,先鋪排第一個段落從個人出發,從開首《同天空》與《自由意志》是獨立思考、自我理想的印證, 再《起跳》高呼《I’m perfect》(自身的不完美就是完美); 然後引起他人共鳴,從《怒花》唱到《後援》,兩首歌的旋律本就有所聯繫,《怒花》最後的輕吟正是《後援》的副歌,讓《後援》的鼓聲不只是給樂迷的禮物,也同樣呼應幕後伙伴「怒花」的支持。

中間穿插著寵物的陪伴,與個人情感的點滴,《小白》與《相安無事》相連著唱,先歷經死亡,才覺悟平淡活著的美好,畫面從陰轉晴,亦見主人翁從童年成長到大人 – 一身英國國旗服飾造型上台,正好代表他少年留學時期的他方。《最好不過》的大合唱重溫小時候之後再響起《同行》也是一樣,重點就是感激眾人在他身邊支持的情意,因此他說得最多的,除了「記住」,就是「多謝」。《同行》之時,大螢幕亮起歌詞,邀請所有人一起跟著一個又一個、一次又一次「一個他」去參與「和平」「大愛」「寬恕」與「結伴同行」,感動非凡。

個人與社會

從一個人到一班人,從小朋友到大男人,周柏豪換上一身恤衫領呔西褲再登場,既是模特兒出身,縱沒有熱舞,舉手投足的姿勢已有型格,亦配合《How Do I Look》歌曲對自我形象的認同,在場的樂迷相信對歌者這 “Look” 也沒有抗拒的理由。接續的《露齒》同樣有關外表,拋下冷酷,展現笑容,周柏豪迎來火辣女伴,亦於此走近現場觀眾來炒熱氣氛。《今天應該很快樂》繼續肯定自己,高呼我的名叫大地震撼。於此可看到整個流程的方向,先是孤獨一人高呼理想,然後遇上好兄弟一起打拼,也賺得群眾,從而有信心有決心,於是「對願望負責任」。

個人有所成就,周柏豪向來擅長大合唱曲式與熱血勵志,然而他也不乏對社會有觀察有批判的作品,儘管這類創作可能也與其自身經歷有所連結 – 《斬立決》起始可能是反撃網民對「玻璃杯」言論的嘲弄,沒有了解當事人就妄下判斷,但這份控訴可以延伸到網絡欺凌與起底文化。是次舞台中央外圍架起囚籠,歌者有如監禁在內,現場觀眾一起參與公審,任由冤者吶喊; 《天下大亂》的視覺效果更厲害,於閃爍之中延續怒火,呼應副歌的「站在刑場入面」,以歌聲向天下宣戰。這種曲風將周柏豪的低音與硬橋硬馬的演繹,發揮得淋漓盡致。

錯愛與真愛

這兩種情懷自然是周柏豪音樂不可或缺的部分,他至真至純至深的分享亦在於此,「公器私用」至極,卻就是唱作人難得之處,人歌可以合一。兵歌從來只為市場而設,是次略去重複的大熱曲目,只留下一首劇集結緣的《百年不合》,由黃翠如走出虛擬屏幕,來到實境舞台,上演一幕錯過的緣份。黃翠如的現場旁白開始,到上台後一個待嫁新娘的設計,卻與歌者有著不可逾越的距離。他們伸手而觸不到,女方黯然下台,彼此從此永隔,不需一言一語,已盡見《百年不合》的意境 – 這可是周柏豪唱過最動聽的一個版本。

黃翠如當然不會是周柏豪的真命天子,接下來的三首甜蜜宣言才是戲肉 – 結他聲中演唱《天光》示意走出情緒低谷,擺脫《百年不合》的遺憾,重新點起希望,全場發出金光,呼應遍地金沙的視覺意象; 然後寂靜,漆黑間現星光,以一座琴高呼《我的宣言》,新郎新娘在舞台上你追我逐,終於拉埋天窗,相擁而吻。最後宣告結局《終於我們》,沒有結他與鋼琴,沒有花巧的設計,就只有周柏豪的歌聲,歌詞亦顯然對應《天光》,並期待未來更多的天光。這首歌跟林奕匡年初的《難得一遇》一同面世,也一同鋪排在演唱會的現場以作愛情長跑結束的公開證明,會是港樂在2017年值得紀念的兩個小片段。

遺憾與祝福

甜蜜祝福的氛圍是《One Step Closer》獨有,而追悼懷念則是過往周柏豪演唱會必經的痛楚。一連串珍貴的家人片段在前頭,已知下一首曲目的主題。《無力挽回》再次證明其持久的威力,不論何時聽或何種心情去感受,始終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單曲可以循環,但憾事不應循環,奈何現實總不容推翻。周柏豪的切身分享,是再一次的感悟,《無力挽回》並沒有特定的對象,是面對每一個親愛的人都可能有的深厚情感跌宕。

於高處唱著《無力挽回》,然後徐徐回到地上,之後的一首歌必然是《只有一事不成全你》,畢竟這首歌的影像聯想必就是高處跳下的畫面。事隔原來已有五年,大概也不再執著於那編曲循環不斷的迴圈,那份不捨已化為內在的能量吧。但是,還是要記著,不可以忘記。《無力挽回》、《只有一事不成全你》是周柏豪真正的代表作,不知將來還有沒有更高的創作高峰,但2012年必定是周柏豪目前十年間最精彩最難忘的 – 大概他也很清楚自己的極限,是故《Get Well Soon》專輯仍是他演唱會選曲最多的一張專輯,而《Imperfect Collection》那三首作品更是依然全數演唱。

檢討與反思

《One Step Closer》概念雖完勝,執行上還有沙石。說話可以簡短一點,道謝其實已多得氾濫,曲與曲之間的過渡本可以更緊湊。理解到現在《怒花》與《後援》想一首一尾組成一個獨立段落,但畢竟是兩首可以完美連接的歌曲,分開了就削弱其流暢度。《斬立決》與《天下大亂》有視聽震撼,但從鋪排到高潮都太急趕,如再加插一首《傑出青年》或《最後的三分十六》來掀動情緒就圓滿。

另外,周柏豪的快歌強調節奏變換,有別於一般港式舞曲,不易於讓現場樂迷進入狀態,《摔角》可以賣弄性感噱頭,《異能》可以緊扣夢想主題,但兩首歌放於尾段不能起壓場作用,尤其是在《無力挽回》與《只有一事不成全你》之後,情感重量太強,一時之間很難調適到高歌熱舞,最重要還是情緒時間的掌控。其實若唱《黑》會更有玩味意思,也讓最後一曲《金》有色彩的對比。最可惜的是多首合唱或和音都只有播放背景聲,像《同行》《How Do I Look》《終於我們》等都是欠缺而不完全。

於聲線與唱功的先天局限下,周柏豪仍能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就靠其真心與誠意,去說一個完整關於自己的故事。沒有氾濫慘情歌曲成為今趟一大亮點,換來一隊兵來encore《報告總司令》,在428一日唱428號傘兵,別有巧思。寄望下一個十年,樂壇還會記得周柏豪的名字。

原文連結

供養你最喜愛的歌手不再是夢,是下一步嗎?

我們身處政治不穩的年代,對音樂而言,情況一樣混亂,這或者是最無所適從,最迷的年代。不過,我不是指音樂工業,對唱片公司來說,它們已幾乎找到新獲利方法,我指的是一眾,一眾基本上每日數量不斷倍增,在浮游的音樂創作人。

音樂人越來越多,餅越分越薄

廿一世紀,人人不只有能力創作及製作音樂,發佈音樂更因為網絡科技的發達變為隨手可得。製作音樂發佈音樂不只是唱片公司及所謂的音樂精英的專利,而是每個喜歡音樂的人都可做到的事。音樂工業利潤越來越細,主流媒體影響力越來越細,但人就越來越多,簡單來說問題就是餅越分越薄,這就是音樂工業面對的難關。

這或者是整個資本社會的縮影,資源越來越少,個別戶的財戶則囤積越來越大,社會上的物資如房屋等亦越來越貴,貧富懸殊的情況就只會一直變得更嚴重,直到社會有一個大洗牌或改革,問題才會有機會解決。這基本上能應用於音樂到art school students一樣,越早出世越早成名就越著數。就好似今日睇到譚詠麟的唱片仍然賣得不錯的情況一樣,無論它有多難聽它代表的意識形態有多腐敗,但他就是在香港最光輝的年成名,那些忠實fans就算只剩一百分之一,也比今時今日聽廣東歌的年輕人更多。

香港音樂圈的虛偽風氣

年輕一輩做音樂的,尤其是在香港,要生存,確實是困難。香港音樂人也不是沒有想過一些新㯋生存方法。林一峰及馮㯋琪取巧地將外國crowdfunding資助小眾藝術創作的概念引入香港市場,成立近三年,透明度不足之餘,更像林一峰輩音樂人的小圈子賺fans 錢的平台。觀乎所有成功的四十一個計劃中,林一峰有直接參與的計劃就佔七個,所獲的金額亦是最大;馮㯋琪有份參與的計劃則有四個(Backstage、黎曉陽及烏托邦),而基本上絕大部份的計劃都是與他們有關係的計劃,直正幫助到unsigned,unheard of 的音樂人的工能成效極微弱。其中另一有趣的是而稍前連陳輝陽的【少女的祈禱】集資計劃亦集資失敗,最後直接推出市面,亦可解䆁到音樂蜂的問題。

香港的媒體文化喜歡製造及崇拜偉大淸純的美好形象,所以我不怪林一峰在社交網絡每日在告急叫樂迷支持他的音樂以證明音樂有價,卻十分有骨氣地說這不在乎金錢,而是在乎音樂的價值。另一邊廂你又見到他在周遊列國及高調展示他的business class 航空經歴。這是香港媒體習慣的虛偽,林一峰也不過是其中一個。這與林憶蓮等歌手在大陸販賣靈魂及香港音樂到香港人的尊嚴一樣,可以字字鏗鏘如何漂亮地說自己在宣揚音樂,但對於「錢」等實際原因卻隻字不提。

怪不了,也不知是可怪什麼了。當然,你可以這樣說,他們上大陸賺錢不只是為自己,而是為唱片公司的收入。這說法或者是最現實亦最貼近事實。不過,還是不能否決他們的虛偽及貪心。林憶蓮又或李克勤又或是容祖兒或基本上是大部份上一代的一線歌手,他們一生人的收入已是無數普通人一生人的收入的好幾十倍,賺了這麼多買了這麼多物業若然知足及投資有道本應不用再為生計擔心,仍可過好生活。繼續要做「紅星」,繼續出那些基本上空洞無物的文化垃圾,讓樂迷仍然盲目地為他們辯護︰「他們都要賺錢生活架。」不是貪得無厭,而是社會的錯,是嗎?

人在追求真善美,我們也常渴望在音樂可聽得出真善美。但可惜真善美本身難尋,媒體到社會到音樂工業在造的,就是虛構一切的真善美,歌舞昇平,只有「惡毒心腸」充滿負能量的壞人才看得出一切敗在其中。

寫這篇,其實是要介紹Tradiio這start up 正更新了他們的服務,現在是打正旗號給音樂人Monthly Salary,你則可以每月獲得exclusive 音樂及回報。大家真的可以合法合理供養你最喜愛的歌手了,天堂嗎?

Bristol 音樂場地Colston Hall受公眾壓力而改名

最近因為受到公眾抗議,與及音樂人如來自Bristol 的經典組合Massive Attack 杯葛拒絕在當場地表演後,Bristol Music Trust決定把英國Bristol最大的音樂場地Colston Hall 改名,翻新其identity。

Colston Hall 取名於十七位紀的商人Edward Colston, 他同時販賣黑奴(slave trader)。Countering Colston 是民間發起希望將所有有Colston 名字的地方改名的campaign,希望公眾停止歌頌販賣黑奴的歴史以及有份參與販賣的歴史人物。

由九十年代開始Bristol 一向是十分活躍於民間社運的左傾城市,藝術發展尤其是次文化是英國的先鋒,著名的graffiti artist Banksy 便是來自Bristol,同時Trip Hop音樂浪潮亦是來自Bristol,Massive Attack及Portishead均來自此城。

資料來源

RubberBand x Yellow 野佬九展 乾杯音樂會

RubberBand與 Yellow 野佬 將於六月九日在九展合辦名為【乾杯】的音樂會。

RubberBand x Yellow 野佬【乾杯音樂會】
2017.06.09 (星期五) 20:15
九龍國際展貿中心 Star Hall
票價:$580 (企位) / $380 (樓上座位)

Supper Moment在倫敦兩場演出極速售罄

Supper Moment即將在五月十三及十四日在倫敦King’s Cross的演出場地Surya演出兩場「Hong Kong Night」,公開發售後在數小時內極速賣淸。我們期待Supper Moment在港的首個售票大型演出。

在英國的中國大陸及香港留學生人口每年大幅增長,現今不少流行歌手都會到英國展開個唱。

十月紅館 生於C AllStar演唱會 2017

即將暫時拆夥的C AllStar「暫時最後」的演唱會【生於C AllStar演唱會2017】將於十月二十及二十一日在紅館舉行,現可經東亞銀行優先訂票。

【生於C AllStar演唱會2017】
10月20-21日(星期五、六) / 紅磡體育館
🎫票價:HK$680 / HK$480 / $300

春嬌救志明 電影原聲大碟 電影上映同日推出

電影【春嬌救志明】OST 電影原聲大碟將於 四月廿七日,即電影正式上映之日推出,將收錄MKB48的《傳說》,余春嬌與張志明合唱的《當我想起你》(陳百強)與及應是碟內唯一原唱作品《余春嬌》。碟內亦收錄Kyle Castellani的《It’s Undeniable》與及卡通片【小雙俠】主題曲《小雙俠》,由華星兒童合唱團主唱。

1. It’s Undeniable (Kyle Castellani)
2. 動地驚天愛戀過 (余春嬌)
3. 傳說 (MKB48 – 余春嬌/Isabel/Brenda)
4. 當余春嬌想起張志明 (聲演:Brenda)
5. 當我想起你 (余春嬌featuring張志明)
6. 余春嬌 (余春嬌)
7. 小雙俠 (華星兒童合唱團)

(圖片取自楊千嬅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