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也是你和我?搵香港樂壇抄襲貓

7

既然最近又流行抄襲,我們就再做一個香港抄襲小檔案。其實抄襲一直在香港都盛行,不只是Mr.、容祖兒及雷頌德的專利,大部份香港音樂人都有抄襲的案底。坦白說,抄襲,確實沒有一個客觀標準去定義,尤其是聰明的抄襲,它不拿你的bass line不拿你任何音符,但抄你個flow 抄你個mood抄你的樂器音質,在華人社會不會有人將這些事帶到法庭,所以這就是你怎樣都奈不何這些抄歌音樂人的原因。就是隨意一句「我對得住自己良心」,就可以輕輕帶過。

天下文章一大抄不是沒道理,因為大部份人都由抄開始的。怎樣抄怎様把抄到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才是真正的音樂人,做真正的音樂。或者打個比喻,不知道大家知不知其實「複製名畫」是大有市場的?一些很技術很好的畫家他們可以用特定一個藝術家的手法去再創作,他們可以放出市面賣。有很多人會模彷名家手法,臨摹名家作品,叫做仿品(Pastiche),在市場都有一定價值。技術更好的可以冒認是一些名家的「遺作」、從沒見光的作品,讓收藏家花時間金錢去驗証作品的真偽;就算這些作品最後被認定為贗品,它們仍然會賣到很好價錢,因為這些作品技術好效果好,大家都樂意放在家收藏。

這種行為,在藝術界叫藝術贗品(Art Forgery),或簡單可叫counterfeit。不過,講完這麼多,我不喜歡畫公仔畫出腸,我相信香港樂迷都仍然會為偶像說那些天下文章一大抄的道理,什麼人家抄都花了很多心機的東西。不再詳談。

王雙駿

那麼,這次要數抄襲事件,做了這麼多年人最令我最感噁心,最感到不可置信的一定是王雙駿給陳奕迅的《我的世界末日》,這是我見過最明目張膽的抄襲事件,更可以完全沒有提過原創者Super Furry Animals的名字或歌曲的名字《Dim Bendith》。而且,《我的世界末日》最令人感到氣憤的地方是,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一首徹徹底底的抄歌的話,你會真的以為這是一首很出色創新的作品。這就是completely cheating,你以為一個音樂人talented,怎知他原來是倒模照抄?這與情侶偷情沒分別,就是你或者都不會因為他或她偷情而那麼傷心,但當你知道他一直在偷情卻一直在你面前做個好好先生,把你當傻瓜一樣,就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cheated感覺。

王雙駿抄襲的經典二三事還有︰
謝霆鋒 《蘇三想說》 vs Kinki Kids
容祖兒 《桃色冒險》 vs 東京事變

陳奐仁

第二位要說的是被傳媒放過的陳奐仁。陳奐仁一樣有抄歌癮,他較好運,因為不夠雷頌德紅,所以才不會被大眾群起攻撃。我節錄一篇網上的一篇文章︰

我想講陳奐仁抄歌0既惡行!!
首先,佢作俾eason0既”阿士匹靈”係將U2首”tarting at the sun”同”last night on earth”合埋一齊,就當一首歌!
而陳小春首”黃豆”同 justin timerlake 首”Like I Love Your”一樣!
到陳冠希,佢之前首國語歌”忘了她”就抄eminem首”white america”!一樣!
陳冠希隻新碟”Please Steal This Album”個名都抄,係system of a down”隻碟”Steal Thi Album”!
陳冠希首熱播歌”香港地”就抄2pac首”To Live and Die in LA”,又係一樣!首”欺生”0既 background music係抄missy elliott首”get ypur freak on”!
而即影即有”亦係抄0既,因為我0係街到聽過首一模一樣0既歌!!希望你地可以M到出!
到陳冠希近排個音樂會,我有到現埸睇個show,蠤J tommy solo 度佢捽鰲菪狔ackground music抄嚘q,missy elliott首”get your freak on”出,但係當我係now.com.hk睇番個show,我發現佢地竟然cut鷕o!好奸囉…..係咪想隱瞞事實?

希望你地可以揭發陳奐仁抄歌0既惡行!!因為佢無資格講”原創音樂”!!(by Gary Wong)

太多指責,好難入手,我就拿他幫A Music 時的楊千嬅做的《當女飛俠愛上萬能俠》做例(《Ready or Not》抄Poker Face明顯到的地步是大家都不會當它認真了),這首作品不就是翻版1981年Soft Cell的版本的《Tainted Love》?

CY Kong

其他的,就只略談。CY Kong替王菲做的《再見螢火蟲》就一定是inspired以及based on Garbage的《The World is not Enough》,就連王菲都認相似。CY Kong 還有一系列「致敬」事件,但從不嚴重。

陳輝陽

陳輝陽當年走紅時亦被指過抄襲,嚴重性卻比CY Kong 的「inspired」事件更低,但他的情況是更像拿了喜歡的東西再發展另一些東西出來,像楊千嬅的《最後的歌》的幾下鋼琴就是拿自當年因《Notting Hill》電影大紅的《She》。《私奔》的鼓聲intro 亦是拿了Rialto 的《monday morning 5.19》再reinvent的。

李端嫻、蔡徳才

人山人海的李端嫻及蔡德才亦有像陳輝陽這種情況,似是喜歡人家的就想自己做首相似的。不過,李端嫻替黃耀明編的《友情歲月》當年就引起很多炮轟,身邊音樂界朋友早已將這案定了罪,認定是抄Michael Nyman 的《Memorial》。

蔡德才幫黃耀明的大作《春光乍洩》當年亦被指抄Blur 《To the End》。這種「抄襲」當然與《我的世界末日》不一樣了,大抵也是抄其風格而已。有趣的是,李端嫻到98年幫楊千嬅編《八步半》時,又很明顯受了Blur 的「啟發」,做了一首在氣氛、音色到樂器都很像《The Debt Collector》的作品。

真的咁橋咁似?

有很多人不明,其實音樂有無限可能性,要相似,不是沒可能;但是要在無限可能性當中偏偏會與某一作品極相似,我就不相信這些例子會可以經常出現——或者你看得太多那些爛鬼電影電視情節,當一主角死了,但卻有那些無法解釋但生得一模一樣樣的角色出現的橋段了。不過,最後又有一個case 是蠻uncanny 的。Neil Young的《The Restless Consumer》的旋律確實很像達明一派的《天問》。

寫到這裡累了,我知道還有很多抄襲事我沒有講,例如林一峰為陳奕迅寫的《不良嗜好》抄《Cigarette and Coffe》、許志安的《我未夠好》抄Radiohead 《Nice Dream》(諷刺的是經手人是雷頌德的親人)⋯⋯⋯有沒有補充?歡迎。

敢於原創,不會將聽眾當白癡的樂壇及音樂人,不是大家最希望見到的嗎?

VN:F [1.9.22_1171]
Rating: +1 (from 11 votes)

7 COMMENTS

  1. C.Y.Kong 其中一個經典抄襲個案, 係1996年郭富城首”國王的新歌”, 被發現抄襲一套來自1969年Bob Fosse舊電影”Sweet Charity”內其中一段舞蹈場面, 這段音樂名叫”Rich Man’s Frug”, 除了音樂部分, 連舞蹈都被郭天王”引用”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d5Oktmstf0

    [懷疑/有待研究個案]
    容祖兒”隆重登場”(2001): 將Fragma在2000年的euro-dance作品”Toca’s Miracle”借屍還魂 (intro 曲式, string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9y7UCcqBDs
    林海峰”的士夠格”(1997): 與Jimmy Somerville “You Make Me Feel (Mighty Real)”的melody相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_BNL15OVhM

    譚國政都有經典抄襲個案, 又係郭富城
    “失憶諒解備忘錄”(1996): 用了Dick Dale 1962年的”Misirlou”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aq-KD-ylqI
    “地獄天堂”(2000): 基本全首歌個音樂底都係用了1999年Gouryella的trance作品”Walhall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Wp7xMwfS3M

    陳奐仁其實都引用唔少外語歌的melody/instrumental
    陳冠希”I Never Told You”(2002): 與樂隊Extreme在1991年的”More Than Words” guitar loop前奏非常相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rIiLvg58SY
    李蘢怡”的確涼”(2003): 這首沒有出過碟, 一直都不能確認作曲人是否Hanjin, 但看網上留傳的MV, 應該是陳奐仁(加上intro的rap vocal), 曲式來自Artful Dodger的2-step garage經典”Re-Rewind”(1999)
    MV: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2MzIxMzk2.html
    Re-Rewin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PmhmmeajW0

    [懷疑/有待研究個案]
    梁詠琪”比堅尼”(2005): 運用類似Justin Timberlake “Like I Love You”內的結他loop, 以及Beyonce “Crazy In Love”的beats

    VA:F [1.9.22_1171]
    Rating: +6 (from 10 votes)
  2. 香港樂壇最大問題唔係有抄歌既人
    而係唱片公司會繼續起用果d有**唔止一次**抄歌案底既音樂人
    大家仍然繼續嘻嘻哈哈小圈子
    有音樂人更加愈做愈出名

    不過,在此勸告一句:人在做天在看
    個天就係聽眾
    聽眾會對香港樂壇印象轉壞、轉壞再轉壞
    最後香港歌更少人聽時
    受害既就係copycat你地自己

    VA:F [1.9.22_1171]
    Rating: +5 (from 7 votes)
  3. 與其經常指摘別人抄歌,不如想想如何避免抄歌?
    但我極為肯定的是,多產的作曲人必定是抄過歌(或用番之前作既歌)

    VA:F [1.9.22_1171]
    Rating: -2 (from 6 votes)
  4. 或者你嘗試作一首要令大眾都覺得好聽的歌,你會發現唔抄歌係好難架!
    有時候個音樂人lost左idea同靈感,為左趕deadline,抄左小小都在所難免。

    VA:F [1.9.22_1171]
    Rating: -4 (from 12 votes)
  5. 係咁矛頭指住人地抄歌
    一係就走哂去跟潮流 例如:韓國
    本地有好多好創作及原創 又唔見得多人技持
    香港人好矛盾 都好似睇唔起自己人咁

    VA:F [1.9.22_1171]
    Rating: +5 (from 15 votes)
  6. 其實炒歌的定義該是怎樣?

    樂曲編寫時用上歐美普遍的Sampling技巧 ,在香港 『高要求低消費; 論唱功零創意』 的大眾市場環境下又能否被視為”Production”呢? 剛過去週末外出時跟一個竹昇朋友講起最近華語時,突然因為一個『唱作人』突破的『變化』挑起了我腦中Fact與Dejavu間的辯別,該至少有10分鐘 (還好那時是在置地前等過海的士回家的4am),就是覺得好像這幾個月在電台BBC1近聽過類似的。

    忘記之前都該在這裡分享一下,希望有能之士一助解答心裡『掙扎』:

    《方大同 – 小方 in style of Busta Rhymes – Thank You》

    http://youtu.be/ebtlgEJvrlI

    vs.

    http://youtu.be/QhIrzbhEGvs

    事實上在心中,能找到這個MASTER都還覺得少少到喉唔到肺,未係終極答案,小方的BASSLINE應該還會有高人能cite例子出來!不過能聽到他新的作品和嘗試都覺得開心,如果他真的說這首歌是抄作出來的話,品味都還算不難接受(至少有Q-tip和Kanye West!)。

    eqfreq

    Edit: Q-tip has looked really grown a lot in the video, and I have had to remind the fact that the Abstract was something early 90s.

    VA:F [1.9.22_1171]
    Rating: -1 (from 1 vote)
  7. 如果你係講緊方大同抄Busta Rhymes 條bassline,真係唔覺抄,淨係粒音已經唔同了,只可以話節奏相似,連感覺都唔似.
    事實上呢首係sampling左李春波既小方….

    VA:F [1.9.22_1171]
    Rating: +2 (from 2 vot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