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發起填詞人聯盟

1

三年前,詞人身份的黃偉文急流勇退,大幅減產。而今年初,他又組建填詞人聯盟,為香港樂壇發掘後繼人才。該聯盟目前有成員有四名:黃偉文、林寶、陳詠謙、喬靖夫。2月24日《蘋果日報》刊登了四人專訪,現轉載如下。

img.php

填詞人聯盟  Wyman:肥水不流別人田

黃偉文在情人節透露今年要實現:建個人網站、生產四個 Figure、出舊作內地版新書本地版及買第一件 Haute Couture,以上願望何時達成不得而知,只知「一個由自己發起的填詞人聯盟」已於 1月 1日埋班,合四人組成忠義堂齊搵食、淡化自己和捧人上位,發財立品是也!

記者:梁佩芬
攝影:林栢鈞
場地: Sugar@The East Hotel

黃偉文

第一首個人填詞作品是軟硬的《非常口》,後憑李蕙敏的《(你沒有)好結果》登上 1995年四台聯頒最佳中文流行歌詞獎,第一千首作品是陳奕迅的《裙下之臣》。

林寶

正職做出入口貿易生意,因與組合 Swing相熟而晉身填詞界,作品有《 1984》、《中和點》、《 Hehehe》,亦為譚詠麟、李克勤、謝霆鋒和許志安等人填詞。

陳詠謙

八十後青年,香港大學畢業,寫詞四年,前組合 Vega成員,亦玩「無伴奏合唱團」,曾與側田、吳雨霏、張敬軒等人合作,最近與朋友組成音樂興趣班 Charatay(胳肋底)。

喬靖夫

城大繙譯系畢業, 1996年開始寫武俠小說。曾是盧巧音御用填詞人,作品有《深藍》、《風鈴》,曾獲 2000年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最佳歌詞獎。

黃=黃偉文
喬=喬靖夫
林=林寶
陳=陳詠謙
記=記者

阻住上位 逐個打低

2007年 1月,黃偉文決定減產,由高峯期每年 120首減至去年 20多首,因為要進入人生下一站。

黃:一早已放風減產,卻被人說:「呢行養咗你咁耐,話走就走?」我答:「係呀,唔係點呀!」我返工時交足 120分,走時絕不用為你找一個理想繼任人。 2008年開始覺得,要找合適的填詞人來取代我,亦不是難事。

記:開始找候選人加入聯盟?

黃:要注意,我是嚴選三人,門檻非常高,猶如我喜歡挑戰自己進入一些「着得唔靚唔畀入」的酒吧、「冇家底唔可以入嘅名校」。成立聯盟那刻,腦海只有他們三人,但這一刻,仍有一兩位理想的候選人,可能日後會邀請加入!

記:沒女填詞人得你垂青?

黃:這一秒鐘,沒有!過去五十多年,你又想到多少位女填詞人呢?李敏、小美、梁芷珊……還有誰?

記:只是減產不是停產,何不一次過離開?

黃:這麼年來我咬實廣東歌的水準沒讓質素下跌,若我突然離開又沒人拉實安全網,會否每況愈下?

記:覺得自己一走,廣東歌的質素會變成何模樣?

黃:我又不覺自己這麼重要,只是廣東話是很獨特的文學形式,全世界最難寫,我想保存一種藝術。

記:所以你決定帶新人入行?

黃:這是第三個原因成立「忠義堂」!很多人說我坐在填詞的高位,其他人怎上位?但不要忘記,我入行時仍有很多老人家在上面,都是逐個打下來,你有能力,一定可以坐上去。

記:填詞人聯盟是怎運作?

黃:開初時,我可是個中介人。若果到時有人找聯盟填詞是找他們不是我便最好!世上永遠有競爭者,當有朝一日賺最多錢奪最多獎是我的朋友,總好過是陌生人,都是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做法。

記:他們三人有何優點?

黃: 我可以說,最熟悉香港填詞人風格是我,最熟悉林夕是我,當監製想找何風格的人,我可做推薦人。像阿謙,我不能想像八十後的男仔,喜愛留意給表象遮蔽着的人 情世故,十年來第一個。樂壇有八十後的歌星,就要有八十後的填詞人!至於林寶和喬靖夫,對我來說都是隱士,得閒才入客棧喝兩杯,明明一手好武藝,卻愛在江 湖上浮游。

林:我與 Swing的 Eric是中學時代朋友,所以才入行。

黃:我今日都是第一次親身見喬靖夫!閒時,只是接觸他的武俠小說,如此陽剛過往十多年都缺貨!

喬:以往自己在音樂上的接觸點不太好,做開音樂的朋友也各散東西,漸漸沒人找我填詞,準備退役之際, Wyman找我「重出江湖」,最重要是合作方式很自由!

黃:希望發掘更多填詞人,合組一個多元化的聯盟。

填首詞買部日本車

音樂人周耀輝說,填一首詞都吃不到一隻大閘蟹,那填詞人的收入真那麼少?

黃:首先,我不吃大閘蟹!第二:做任何行業都可以收入很差和很富貴!

喬:我用填詞來填補寫小說的生計!若果持續一直做填詞人,餬口是沒有問題。

黃:有填詞人靠一首歌買一架日本車,亦有填詞人用一首歌吃大快活全餐。無得計。

記:填詞給了你們甚麼?

黃:過癮和被人留意。香港七百萬人,做 DJ只有五十人,而填詞人為數更少。

陳:中一、二已知有潛質做填詞人,當年去日本旅行看見一班童顏巨乳,腦裏即湧起:「 wo wo oh oh屎忽搬上胸」(《無心睡眠》調)!加上我是無伴奏合唱團成員,多唱意法文歌,常轉化成廣東話來娛樂大家。第三,我覺得填詞很舒服,只要有字再加上手指郁動已可賺錢!

黃:不如你去學指壓按摩,連「字」也不需!

陳:不一樣,因填詞可投入不屬自己的狀態!

黃:有趣是阿謙能編作唱,填詞也難不倒他!

陳:其實我很懶,最怕編、作和唱,又要開 Program又要插線和駁咪,很麻煩!填詞是最舒服又最能代表自己。現在的流行曲已演化到只是啱音的地步,最基本及重要是押韻,一句長音和短音之間,不能填一個詞語,否則又弄至一塌糊塗。

林:還有對唱歌者的感覺也很重要,如其聲線,低沉者,會用些唱得高亢些的詞。

度身訂做?一半會錯

新世代,聽歌的方式從收音機變到在 YouTube上看,甚至有人說,現在大家是看詞不聽歌了!

林:有些能曲詞相融,如林憶蓮的《野花》。

喬:本土流行曲的詞與曲是分不開,一首好流行的歌求其念句歌詞來你一定記起是那首歌,如「難得一身好本領」《小李飛刀》,尤其盧國沾等前輩,音韻掌握力強,因對舊詩有認識!

陳:加上,不少人愛用歌詞來宣洩不滿,發表意見,始終文字較音律容易令人明白。

記:會否有填詞人將不錯旋律弄至不堪入耳?

陳:機會較微,一首好曲定能吸引填詞人弄一套好詞來,填者都有音樂感,都有感受。

喬:我反而覺得經編曲和唱後,感覺全不同!

記:何為幫歌手度身訂做?黃偉文往往能替歌手塑造形象來。

黃:非一套拳可打足全場!不少時間是撞彩撞出來,有時從其 DNA中找出來,如李蕙敏本身與她相熟,從中帶到很有市場價值的東西。

陳:如喬靖夫寫盧巧音的歌真是非常適合她!

喬:當你與一個人熟了,寫時會偏向那方向,並不代表是真實的她,只是我幻想出來的她!

黃:幸好大家只記得成功例子,有時會估錯,如陳司翰(陳慧琳弟弟),為他度身訂做的根本不是他!有沒有得救就要看歌手的命水!

VN:F [1.9.22_1171]
Rating: +8 (from 8 votes)

1 COMMENT

  1. 你好 ,Wayman 在1996年曾在香港见过一面当时我是同李偲菘一起的新加坡词人。希望有机会向你研究。

    祁哲泉

    VA:F [1.9.22_1171]
    Rating: -4 (from 4 vote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